致敬逆行者_广州文明网

 

广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南山战疫日志|路透专访
发表时间:2020-05-11 来源: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从3月30日起,《广州日报》陆续推出由钟南山院士助理苏越明和院士专家团队口述、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黄蓉芳撰写,并由钟南山院士授权的《南山战疫日志》。新花城客户端开辟“南山战疫日志”频道,集中呈现整部日志。在这部视角独特的口述日志里,我们将真正读到钟南山“院士的专业、战士的勇猛、国士的担当”,读到一颗高贵而又真实、无畏而又悲悯的心。

  今天的广州,细雨迷蒙,云雾未开。疫情的阴霾也尚未散去。

  截至昨日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已达42638例,其中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病例31728例。

  在国家“一省包一市”的号召下,来自全国16个省的41架包机、近6000人昨日抵达武汉。广东继2月7日、9日分别派出312名、438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后,又于10日、11日分别派出108名和250名医护人员支援荆州。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这是一场声势浩大的生命驰援。

  钟老师说,武汉现在仍处于相当困难的时候,但是,有这么多医护人员的援助,武汉的情况肯定会得到改观。

  今天这一天,钟老师的工作量仍然是超负荷的。

  接受路透社的专访可以说是重头任务。

  早上不到9:00,他就到了办公室。他匆匆穿过长长的走廊,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哎呀,昨晚一整晚都没睡好。”原来,他心里一直在惦记着今天上午的英国路透社专访。他知道,这种采访,问题都不好回答。

  早在2月7日,钟老师就收到了英国路透社记者David Kirton的约访函。David Kirton发过来的采访提纲有13个问题,其中不乏“尖锐”和“敏感”问题。有人建议他剔除一些“敏感”问题。可是,钟老师说:“不能,也不用。”不能,是因为如果他回避所谓的敏感问题,可能会让外媒误以为中国的科学家不敢说实话,这样会影响中国的形象;不用,是因为他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

  事实的确如此。这几天,他一直都在认真地做准备,尤其是昨天,他一整天都在办公室里梳理资料。事实一个一个地查,数据一个一个地核。他自信能够真实、客观且得体地回答对方提出的所有问题。

  采访约在上午9:30。此前一直不太愿意来医院采访的David Kirton 8:50就到了。他一见到钟老师,就对他一口流利的英语惊叹连连:“哇,您的英语这么棒!”钟老师跟他开玩笑:“你也应该多学会一点普通话。”

  国内的公众应该也是第一次见到钟老师这样全程“飙”英语。事实上,钟老师学英语的故事也非常励志。

  1979年,他通过国家外派学者资格考试,成为改革开放后中国向英国派遣的第一批留学生,赴英国爱丁堡大学医学院留学。当时已经43岁的他,要过的第一关,就是语言关。而学英语,听力是关键。尽管出国前已通过了英语考试,但他的听力很差。怎么办?一个字,练!他坚持每天晚上都听一个小时的英语磁带,一边听一边写,在写了几打笔记本以后,听力问题解决了。听懂了,还要会写。他又想了一个办法,每次都用英文给国内的父亲写信。拥有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医学博士学位的父亲,除了每次都用英文给他回信,还会用红笔把他的信逐字逐句地修改,然后再一并寄回给他。就这样,他的英语听写能力突飞猛进,一年后,就可以跟英国人毫无障碍地交流了。

  原计划只有13个问题的采访,David Kirton问了26个问题。采访时间也从一个小时延长到了近两小时。

  整个采访过程中,钟老师有问必答,态度不卑不亢,雍容大气。他充满自信的语言表达,证据充分的专业判断,自带一种不容置疑的权威感,令人信服。

  他预测了疫情的走势。他说,在中国有些地区,新冠肺炎新增确诊病例数已经开始下降,预计疫情将在2月中旬或下旬见顶,接着进入平稳期,然后下降,可能在4月份基本结束。“这是根据数学AI模型、疫情的最新实时进展监控、风险因素以及中国政府采取的强有力干预措施而做出的预测。”

  他介绍了对病毒的研究。他坦承,这是一种全新的病毒,从识别病毒到掌握它的性质和传播途径,都需要时间。即使是到了现在,我们对这一病毒还有很多未知的地方,包括我们至今仍不知道这个病毒为何有如此之大的传染性。此外,新冠病毒是否会通过粪便传播,是否有“超级传播者”,也都具有不确定性。

  关于疫情早期当地有关部门的处理措施,他也没有回避。他认为当地在早期是应该把工作做得更好一点。但他同时也表示,在此次疫情中,中国政府采取的措施比SARS期间更有力,在疫情透明性和跟世卫组织的合作等方面都做得很好。

  中午,钟老师接到了下午3:00讨论“肺炎2号”临床试验方案的通知。他又立即开始着手准备“肺炎2号”的材料。

  下午3:00,他准时赶到省药监局,与项目牵头人、卫健委、临床专家一起分析研究,部署方案。

  真是难以想象,钟老师的大脑是如何做到同时处理这么多事情的。我总觉得,他可以把大脑分成无数个区间,里边存放着不同的东西,每次要用时就提取出来。

  下午4:30,钟老师又赶回广医一院,参加跟武汉协和西院的重症患者的远程视频会诊。视频那头,是由广医一院副院长张挪富教授率领的驰援武汉的ICU团队。这也是钟老师首次跟武汉前线的援鄂医疗队远程会诊。

  会诊直到下午6:00才结束,钟老师非常疲惫,他在办公室里休息了一会儿才回家。

  可是,回家没多久,他又接到了相关部门的电话。原来,我们团队于2月9日在医学类预印本网站MedRxiv发表的那篇《中国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临床特征研究》里,因为提及有一例患者的潜伏期长达24天,个别媒体进行了断章取义的解读,有的媒体直接打出了“钟南山最新论文发现新冠肺炎潜伏期最长可达24天”的标题,给公众带来了极大的困扰,有人甚至提出疑似病例需要隔离24天。

  思量再三,钟老师决定邀约媒体,针对这个问题做出回应。

  采访约在晚上9:00。看得出来,钟老师已经满脸的倦意。可是,他还是坚持回到位于广州医科大学的实验室,接受记者的采访。

  他说,首先,以一千多个病例中仅有的一例患者叙述的潜伏期时间,作为这一疾病的最长潜伏期不科学,用一个极端病例来以偏概全也不合适。我们的研究显示,患者潜伏期的中位数是4天,按照四分位间距统计,最短和最长分别是2天和7天(即差距为5天)更能科学地反映人群的总体情况。其次,这篇文章是一个预印版,原意是想征求更多的同行意见,按照预印版的官方要求,其信息不能给媒体引用,也不能指导临床。因此,对这个数字不应过度解读。

  采访结束后,他还对报道稿件的表述反复推敲、仔细校对,最终完成审定时,时间已是零时。

  深夜的灯光下,钟老师的脸色有些许苍白,明显憔悴了许多。

  很多人问钟老师,为什么他可以像一台永动机,孜孜不倦,永不停步,动力究竟来自哪里?他的回答是:我的动力来自疾病对人类生命的威胁。

  而我认为,可以用八个字来概括,那就是:心怀天下,悲悯苍生。

  本期口述、供图/钟南山院士助理苏越明

  采写/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黄蓉芳

    (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黎晓

 
 

 
 
 
 
地方文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