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逆行者_广州文明网

 

广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南山战疫日志|两种“新药”
发表时间:2020-05-14 来源: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从3月30日起,《广州日报》陆续推出由钟南山院士助理苏越明和院士专家团队口述、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黄蓉芳撰写,并由钟南山院士授权的《南山战疫日志》。新花城客户端开辟“南山战疫日志”频道,集中呈现整部日志。在这部视角独特的口述日志里,我们将真正读到钟南山“院士的专业、战士的勇猛、国士的担当”,读到一颗高贵而又真实、无畏而又悲悯的心。

  昨天的大雨过后,广州今天气温骤降。风很大,天很冷。对低温天生敏感的广州人,都从衣柜里翻出了冬装。地铁里的乘客多了不少,虽然大家都警惕地保持着“安全距离”,但气氛显然轻松了许多。截至昨天,广州已连续8天每日新增确诊病例保持在个位数水平;累计确诊病例中,超过三成半的患者已出院。

  钟老师今天的行程表上,最重要的一个任务,就是到广东省卫健委参加视频会议,线上研究讨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的第六版更新。

在钟南山院士的主持下,广州、武汉、北京三地专家线上研究讨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的第六版更新。

  上午,钟老师早早地就来到了广东省卫健委。

  会前,他给黎毅敏教授打了一个电话。听到了一个好消息,心情大好。

  原来,一对危重型新冠肺炎患者兄弟今天终于可以拔除气管插管了。这对兄弟,哥哥是我们医院接收的首例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1月26日从外院转入,当时就已做了气管插管;弟弟2月3日从外院转入,当时不仅已做了气管插管,还存在严重呼吸衰竭、多脏器功能损伤,转入我们医院ICU后,病情一度继续进展,高烧、肺部渗出增加、脓毒性休克、急性肾损伤……需要体外膜肺(ECMO)和床旁肾替代(CRRT)随时待命。经过ICU医护人员的全力救治,哥俩病情的严重程度级别终于从“危重型”降为“重型”。

  “这对兄弟的好转,会让我们的医护人员更有信心。”钟老师挂断电话,笑意浮上嘴角。他说,“危重症和重症患者的救治,需要在精细程度上下工夫,每一个细节都要处理得很小心,这两个患者能从‘危重型’降为‘重型’,我们的医护人员付出了很多。”

  上午9:00,会议开始。现场的大屏幕上,同步播放着国家卫健委、湖北省卫健委、广东省卫健委三个会场的画面。会议由钟老师主持,广州、武汉、北京三地的专家通过视频,就传播途径、临床表现、诊断标准、患者治疗以及出院后注意事项等方面进行了详细讨论。最终完成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第六版的更新。

  在传播途径方面,专家们将“经呼吸道飞沫和接触传播是主要的传播途径”改为“经呼吸道飞沫和密切接触传播是主要的传播途径”,“接触”前增加了“密切”二字。同时,他们特别提醒,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长时间暴露于高浓度气溶胶情况下,存在经气溶胶传播的可能。

  临床表现上,重症患者最严重者的症状,除了会“快速进展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脓毒症休克、难以纠正的代谢性酸中毒和出凝血功能障碍”,还可会出现“多器官功能衰竭”。

  在诊断标准上,他们进一步明确,确诊病例需要有病原学证据阳性结果,即实时荧光RT-PCR检测新型冠状病毒核酸阳性或病毒基因测序与已知的新型冠状病毒高度同源。

  在患者救治上,重型、危重型病例的治疗增加了“康复者血浆治疗”的方法和相关中成药的用法;同时,试用药物中增加了磷酸氯喹和阿比多尔两种药物,并明确所有试用药物的疗程均不得超过10天。

  钟老师认为,磷酸氯喹虽然算不上特效药,但是可以说是一种有效药。关于老药新用,他再一次肯定了中药的优势。他说:“我们中医有这么多老药,只要发现有效果,就应该用上。因为中药最重要的优势,就是已经在这么多年的使用中,证实了其安全性。”

  会议从上午9:00一直开到下午1:30。

  四个半小时,270分钟,钟老师全程在线,没有一秒钟的缺席。会议中,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想听听武汉那边专家的意见”。他说:“武汉的专家在最前线,他们最有体会,也最有发言权。”

  直到下午2:00,钟老师才吃午饭。工作结束之后才是“饭点”,对钟老师来说,这已是“家常便饭”。

  吃完午饭,稍事休息。他回到了位于广州医科大学的实验室,准备下午4:00的新冠肺炎治疗药物筛选的讨论会议。

  他找来杨子峰教授,提前了解药物筛查项目的进展。两人在办公室详细讨论之后,发现时间马上到下午4:00了,连忙起身,匆匆穿过走廊,去另一端的会议室开会。

  走廊很长,他们一边疾走如飞,一边继续讨论。

  我跟在他们的后面,看着他们的背影,一路小跑。在跟随钟老师的这些年里,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多了,钟老师这样的背影我们实在是太熟悉了。我们很多同事都拍到过钟老师阔步向前、走路带风的背影,女同事们也都习惯了跟钟老师出去开会,尽量不穿高跟鞋。

  可能只有跟在他后面“一路小跑”过的人,才会知道他为什么在有限的时间里,可以做这么多事情。

  会议在下午6:00结束,钟老师又开始草拟一封给国家有关部门的信。信的内容是关于武汉如何进一步提高检测效率,他提出了一些具体的建议。

  等他终于写上日期,签上自己的名字时,已经是晚上7:40。他靠在椅背上,长舒了一口气,叹道:“终于完成了这个重要的任务!真好!明天是周日,可以休息一下了。”

  我有些不忍地告诉他:“不是呢,明天是周一了。”

  他有些不相信:“啊,是吗?!”

  他低下头,哑然失笑。然后看了一下时间,一阵惊呼:“哎呀!7:40了,我要先打电话回家,不然你李姨该着急了。”

  这么多天来,钟老师都是好晚才回家,估计师母已经习惯了吧。

  本期口述、供图/钟南山院士团队成员李凯萍

  采写/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黄蓉芳

  星期日 多云 7℃-12℃

  广州

  2月16日

  听到好消息

  来到广东省卫健委,会前给黎毅敏教授打了一个电话。一对危重型新冠肺炎患者兄弟今天终于可以拔除气管插管了。经过ICU医护人员的全力救治,哥俩病情的严重程度级别终于从“危重型”降为“重型”。

  主持视频会议

  主持线上研究讨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的第六版更新。广州、武汉、北京三地的专家通过视频,就传播途径、临床表现、诊断标准、患者治疗以及出院后注意事项等方面进行了详细讨论,最终完成了第六版的更新。会议从上午9:00一直开到下午1:30,一共四个半小时。

  准备会议

  回到实验室,准备新冠肺炎治疗药物筛选的讨论会议。与杨子峰教授详细讨论,提前了解药物筛查项目的进展。

  “危重症和重症患者的救治,需要在精细程度上下工夫,每一个细节都要处理得很小心,这两个患者能从‘危重型’降为‘重型’,我们的医护人员付出了很多。”

  草拟信件

  草拟一封给国家有关部门的信,内容是武汉如何进一步提高检测效率的具体建议。(广州日报记者黄蓉芳)

责任编辑:黎晓

 
 

 
 
 
 
地方文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