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副主任刘震:二十余载挽救无数生命
发表时间: 2021-03-05 来源: 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3月3日,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副主任刘震再次踏上了飞往新疆喀什的班机。从2020年3月26日开始,为响应广州市援疆的号召,刘震去往新疆喀什疏附县人民医院挂职心血管内科主任,开展为期一年半的帮扶工作。作为有着26年党龄的老党员,在1998年抗洪、2008年汶川地震的抗灾救援前线上都曾有过刘震不畏艰苦、忘我工作的身影,而从事心血管内科工作20余年来,刘震更是挽救了无数濒危患者的生命。

刘震

  和各族人民一起抗疫

  在援疆的日子里,作为疏附县人民医院挂职心血管内科主任,上半年刘震主要做好提升临床医生的能力和科室管理水平的工作,每天上午查房,下午检查每位医生的医嘱,这样规律地过了半年后,刘震终于觉得渐渐将工作捋顺,可以稍微松口气。然而在他刚获评疏附县人民医院第三届“最美医生”后,去年10月份当地也发生了新冠肺炎疫情。

  “因防控需要,所有人都不能离开所在地。”刘震和一起去援疆的医生们从那时开始都和各族同事一起吃住在医院。“疫情发生的起初两个星期,后勤保障出现了一些困难。援疆医疗队首先面临的就是餐饮问题。但不论是否习惯,一定要让自己吃饱。解决温饱问题才能有体力投入到抗疫战斗中。”刘震说。后来,广州援疆工作队积极联系各医院所在地的各族干部群众,千方百计要到了一口大锅,解决了医院里一百多人的吃饭问题。

  在吃住条件有限的情况下,刘震和同事们还面临着高强度的工作。“没有上下班的概念,六小时一轮换,睁开眼睛就工作。”加上疫情期间人手紧缺,医院里科室合并,刘震要负责六七个楼层的病人,40多天忙下来,他瘦了8斤。

  广州援疆医疗队上下一心、共同努力,和各族人民一起,用四十多天的时间打赢了那场抗疫阻击战。去年12月,刘震被评为疏附县人民医院“抗击疫情先进个人”,今年1月,他又被评为该院“抗疫优秀党员”“优秀临床带教老师”。

刘震与新疆当地群众交流。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仍然在全球肆虐。通过这次疫情,我们每个人都切身体会到:中国共产党是非常伟大的。”刘震说。1995年,在江西医学院临床医学系读五年级的时候,刘震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的父亲是军医,母亲曾经是警察,外公曾是全国劳模,家人对刘震的人生观、价值观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2008年,已在广州市一医院工作六年的刘震前往汶川支援灾区前线。“那时候我们就住在漩口中学里的空地上,起初睡帐篷,后来搭了简易房,住了一个多月。”开始时他们每天都是吃方便面和八宝粥,后来和附近盖房的工人一起搭伙吃饭。虽然要忍受蚊虫叮咬,可在刘震看来,这并不算什么。“那时候很多解放军到山上去执行任务,晚上要在山上吃住,他们比我们更辛苦。”

  曾挽救无数濒危患者生命

  刘震是“第三届羊城好医生”,并入选2020年度《南粤名医录》,从事心血管内科工作20余年,他每年都要做数百台手术,挽救过无数濒危患者的生命,年龄最大的手术患者当时已有100岁高龄。在小小的办公室里,刘震办公桌的塑料板下压着几张可爱的贺卡,是患者寄给他的。其中一张小猫追蝴蝶的明信片,让刘震想起了一位东莞的患者建华。

  “建华年幼的时候因为房室传导阻滞,必须要装心脏起搏器,否则随时有生命危险。他小时候的第一次手术,是市一心内科的老主任给他做的。”然而,每隔十年八年,起搏器就必须更换,建华20多岁的时候由刘震接手,又陆续做了两次手术。“看到一个18岁的大男孩就需要装心脏起搏器,我们可能无法想象,但他在手术以后仍然可以很健康地生活,现在建华已经40多岁了,并且有了自己的宝宝。”刘震很为建华感到高兴。2019年4月,建华去了挪威的朗伊尔城,在“世界上最北端的邮局”,他给刘震寄了这张很有意义的明信片。

  刘震的女儿今年读大三,成绩很好。然而由于他们是医护人员双职工家庭,祖父母也不便帮忙,孩子小的时候都是这对常常深夜加班的夫妻俩自己带大的。“可能因为身处这样的家庭环境里,我女儿从小就很懂事。记得那时候她三四岁,我爱人原本就去医院加班了,而我也突然接到了紧急的手术电话,要马上赶往医院。我就把电视打开,告诉女儿自己看一会电视,‘爸爸一会就回来。’两个多小时之后我回到家,女儿真的还在那里乖乖看电视。”而如果遇到时间长的突发性加班,刘震就只好把女儿带去医院里一起值班。“我换好了手术服,在手术室里朝等在外面的女儿挥挥手,看她脸上的样子,是感觉爸爸很厉害,很为我骄傲。”刘震笑着说。

  “当医生特别有满足感”

  “我觉得,我可能真的比较适合当医生。”刘震说,“小时候我学习成绩一直排在中游,但从大三进入临床开始,成绩就一直稳步上升,毕业后又以优异的表现进入江西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工作四年后,为了进一步提升自己,我又考入广东省心血管病研究所攻读研究生。”

  长年高精密度且无规律作息的紧张工作,让刘震患上了高血压。而失眠也长期困扰着他,让他往往需要服用安眠药才能睡个好觉。“在病人没痊愈之前,我还是担心其病情会不会有突然变化,所以一直很警觉。”

  “当医生这么辛苦,有没有后悔过?”记者问。刘震的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其实当医生是特别有满足感的职业。因为你救的不是一个人的生命,而是一个家庭。”即将要回到喀什继续援疆的刘震对记者说了这番心声,眼里闪烁着慈爱和快乐。(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 党小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