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稳”“六保”系列谈:夜间经济能促进“六保”
发表时间: 2020-06-29 来源: 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六稳”“六保”

  人物介绍

姚洋

  姚洋,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主任,北京大学社会科学学部委员,北京大学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执行院长,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是“中国金融40人”和“中国经济50人”论坛成员。主要研究领域包括中国制度转型、开放条件下的中国经济发展以及新政治经济学。曾获2009年孙冶方经济科学奖、第一届和第二届浦山国际经济学奖(2008年、2010年)、第二届张培刚发展经济学奖(2008年)。

  受疫情冲击,美联储持续“大放水”,给世界经济运行带来了很多变数。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一直密切关注着疫情下国内外的经济政策动向。在接受本报全媒体记者专访时,姚洋表示,美国这种不顾后果的做法会让美国经济的泡沫越吹越大。而对于中国经济来说,发展夜间经济能促进“六稳”“六保”的实现。“如果西安多几条回民街这样的文化街区,夜间经济不就起来了吗?如果全国其他城市也都能多几条这样的街,是有助于促进经济和就业的。”姚洋说。

  美联储大放水

  实际是“绑架”全球经济

  广州日报:美国今年以来的量化宽松做法对全球经济有没有负面影响?

  姚洋:美联储这种无限度的量化宽松是因为美国股市暴跌,几次熔断,到现在美国已经发行了3万亿美元基础货币;海量货币放出去之后对其他国家经济是有很大冲击的,实际上是“绑架”了全球经济。短期来看,会进一步导致资金向美国集中,现在美元利率这么低,美元升值的压力没那么大,更多的资金就跑到美国去,让全世界去为美国的海量消费买单,实际是对全世界的一次盘剥;中期来说,这种做法也给美国的金融领域增加风险,本来美国股市就虚高,之前的泡沫都还没有释放,现在美联储不仅不让泡沫释放,而且还把泡沫继续吹大,等泡沫释放之后,后果就会很严重;长期来说,发行美元相当于是给全世界负债,将来大家也是要用美国的真实资产来抵债,那就等于把美国给卖掉了,那他们的子孙后代怎么办?这是不顾后果的做法,我觉得无论是对世界人民,还是对美国人民来说都是一个糟糕的选择。

  广州日报:美股是否还会虚高一段时间?

  姚洋:美股的这一轮反弹,实际上是靠货币政策来支撑的,是靠大水漫灌搞出来的。美联储这种做法完全是一种放大金融风险的做法,这些钱最后没有跑到实体经济去,进不去,那大家怎么办?都堆积到金融市场上去了。在近一段时期内美股应该都不会大跌,但美国这么搞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广州日报:美国这么做会不会影响美元的信誉?

  姚洋:短期内不会,因为大家没找到替代物,长期来看就很难说了。因为美国政府现在负债就超过20万亿美元了,再这么折腾下去,负债只会越来越重;而欧洲有可能会建立自己的金融体系,欧元会变得更加强大,还有如果我们人民币国际化加快,那中国的金融市场发展起来,大家可能就会把这资金分散了,资金就不会都集中到美国去。

  广州日报:那全球各国所持有的美债,是不是在合适的时候要出手?

  姚洋:现在全球各国在这种“美元霸权”的情况下,要想找到一个所谓的替代方案是比较困难的。真要说替代方案,我觉得欧元还是有希望的,20多年下来,欧元如今在世界货币体系里占到将近20%的比重,如果欧洲能够进一步壮大起来,资金就有了新的去向;而人民币将来如果能够成为国际货币,这样大家就会购买人民币资产。当然我们也要看到,美债虽然收益率低,但它是稳定的,至少美国政府还没赖账。在现在的形势下,持有其他资产也是有风险的,可能也会亏很多。

  对造假企业应该重罚

  广州日报:美国近段时间出台了不少政策,都与中概股有关。尤其是最近瑞幸咖啡面临摘牌,也让大家担心,中概股以后赴美上市会不会难度越来越大?

  姚洋:美国出台的政策是与瑞幸咖啡有关的。瑞幸事件暴露出我们在会计、审计和透明度上和国际上的要求还有差距,这给中概股在美国证券市场带来的信任损失也是无法估量的。对于这些企业作假,该不该惩罚?我觉得应该重罚。而且不仅美国查它,中国也应该查它。在2020年3月1日起施行的经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总则中第二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证券发行和交易活动,扰乱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市场秩序,损害境内投资者合法权益的,依照本法有关规定处理并追究法律责任。”中国证监会对瑞幸咖啡实施“长臂管辖”实际上开了一个好头。

  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到今年快30年了,如果连骗子都打不绝是不行的。对于骗子企业一定要下狠手。在日常生活中进行诈骗,都要受到刑事处罚,而在股市上诈骗,受影响的人群更多,更应该受到严惩。不造假对于企业来说应该是底线。

  我觉得对其他企业来说,如果没作假,问心无愧,那就没问题。如今,中国资本市场与海外联系日益密切,打击此类违法违规行为,有助于在开放格局下维护中国资本市场的稳定,保护投资者利益。当然,从资金面上来讲,中国储蓄率这么高,市场上这么多资金,中概股公司不一定非要依靠国际市场融资,国内空间还是很大的。但严惩资本市场欺诈行为必须是第一位的。

  夜间经济能促进“六保”

  广州日报:你之前提出我们要千方百计增加街道就业,对此应怎么理解?

  姚洋:比如说,我们的“夜间经济”,也可以是很干净、很漂亮、很卫生的。像我们的很多南方城市就做得比较好,比如为什么大家都愿意去成都?因为它生活气息浓,走到哪都是烟火气;南方很多城市的夜间经济都很兴旺,像广州就有“夜宵文化”,广州的夜间经济发展基础好,潜力大,也很有特色。

  广州日报:夜间经济和今年我们的“六保”是否能结合在一起的?

  姚洋:对,俗话说“灯光一亮,黄金万两”。很多夜市一条街,发展到后来还成了一个景点,很多游客到了当地都愿意专门去逛一逛,这是非常好的。比如西安的回民街,到了夏天你根本进不去,为啥?因为游客太多了,那里成了一个旅游景点。如果西安能再多几条这样的街,夜间经济不就起来了吗?如果全国其他城市也都能多几条这样的街,是有助于促进经济和就业的。

  广州日报:当下,返乡农民工和应届大学毕业生的就业压力都很大。应当如何引导这两个就业群体?

  姚洋:要解决返乡农民工的就业问题,要靠扩大服务业。服务业对于就业的吸纳能力是非常强大的,它就像海绵吸水一样,平时你看不见,只有去挤的时候,你才能知道它吸了多少水;

  对于应届大学毕业生就业,我的建议是,我们能不能培育一些新的消费需求?鼓励一些新的服务业企业做起来?有时候需求也是由供给创造出来的。比如说,大学毕业生一时半会找不到心仪的工作,而选择去从事服务业,那他们可能不会去卖矿泉水,或是开个饺子馆,但他们会愿意去做一些带有创意的服务业,这就是全新的领域,本身就会创造需求,这其中大有潜力可挖。

  而疫情之下,互联网行业提供的工作岗位也一直在增加,当然,互联网行业很多岗位的工资也不是很高,增加的就业岗位很多也都是在收入较低的那一部分。所以今年我们的大学毕业生可能要调整心态,从收入比较低的工种先做起,毕竟“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要有这样的心理准备。解决就业要两面用力,不仅政府要发力,大学毕业生在这个时候也要转变就业观念。

  当然我们也要往前看,因为像现在这种情况以前也出现过,比方说我们在1999年进行高校扩招,随后也曾出现过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但过了几年之后这个问题就没有了,因为经济增长会带来很多的就业岗位。

  广州日报:因为今年相对特殊一点,也许到明年这个情况就会好转了?

  姚洋:是的。如果明年疫苗出现了,那明年中国经济的增长至少是7%,因为今年处在一个比较低的基础上,届时要增长起来还是比较容易的。总之只要经济好转,就业就会好转。(广州日报)

著名经济学家访谈
责任编辑: 黎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