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编古装粤剧《素馨花环》 千年“素馨花传说”绽放粤剧舞台
发表时间: 2024-01-29 来源: 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粤剧《素馨花环》
  “春节快到了,花市要开了。这时候看《素馨花环》太应景了,享受粤剧艺术魅力的同时,还知道了美丽花城的一段传说,真好!”日前,新编古装粤剧《素馨花环》在江南大戏院上演,将广府地区流传千年的“素馨花传说”搬上粤剧舞台,引发观众好评。
  粤剧《素馨花环》由广州粤剧院与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合作创排,是双方合作的第十七部“广州市戏剧创作孵化计划”剧目。据悉,该剧将于2月13日(正月初四)下午在南方剧院再度上演。
  得名种花姑娘
  花市曾只卖素馨花
  素馨花原名耶悉茗,源自波斯语。得名素馨,源于南汉美女素馨死后冢上生花的传说。相传五代十国时期,广州“河南”(现今海珠区)庄头村有位名唤素馨的种花姑娘,因生得美丽被选入宫中,深受南汉王刘鋹的宠爱。素馨钟爱耶悉茗,每日和宫女们梳洗,花随风散落在水中,随波流去,流入下游的湖泊,便成了流花湖美名的由来。素馨死后,尸骨被送回家乡埋葬。不久在她的坟头长出了一簇簇美丽的耶悉茗花,百姓们便把她敬为花神,又把耶悉茗花改名为素馨花。
  广州人自古就爱花。旧时的广州城西和珠江南岸,都有专门种植素馨花的“花田”。清初文人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中说:“珠江南岸,有村曰庄头,周里许,悉种素馨,亦曰花田。”《广州志》载:“花田人以种素馨为业,其神为南汉美人,故采摘必以妇女。”因花神为南汉美人,所以只有妇女才能采摘这种花。
  曾经,“花田”专门种植素馨花,城内若干个花市里所卖的花,也是清一色的素馨花。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中记载:“花市,在广州七门,所卖止素馨,无别花,亦犹洛阳但称牡丹曰‘花’也。”当时广州城的七个城门口都有花市,只卖素馨,当时的广州人说起“花”,都是指素馨,就像洛阳人只称牡丹为“花”一样。
  清末之后,各种各样的花卉涌入广州,爱花的人们有了更多的选择,素馨才不再被“专宠。”但是,“素馨花传说”在一代代的流传过程中延续着广州千年的故事。 
  青春浪漫
  像一部爱情童话
  这一次,粤剧《素馨花环》将“素馨花传说”搬上舞台,讲述了种花少女素馨面对蛮横自大的南汉后主刘鋹不卑不亢,并以柔情感化刘鋹,使南汉百姓免遭战祸,而她与将军赵廷琄也得以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
  粤剧《素馨花环》由广州粤剧院红豆粤剧团创排演出,编剧为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编剧曾志灼,导演为广州粤剧院青年导演曾秋玲。
  导演曾秋玲表示:“这部戏总体来说延续了我一贯比较青春浪漫的风格,它有点像一部爱情童话,剧中的每一个人其实都是渴望被爱的,就连十恶不赦的女巫也不例外。这次舞美和音乐都是非常清新的,舞台调度也比较丰富。虽然这一次的服装没有水袖,但戏曲载歌载舞的特点还是得到了比较充分的展现。”
  《素馨花环》三位主演的表现可圈可点,获得了观众们的一致好评。扮演素馨的花旦汪素珍师承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红派艺术传人苏春梅,扮相温婉端庄,唱腔甜润婉转。在本剧中,她的表演跨花旦、闺门旦、青衣等行当,且唱做并重。卢文斌和梁文超均师承中国戏剧梅花奖“二度梅”得主、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粤剧)代表性传承人欧凯明。卢文斌扮相俊朗英武,文武兼备,他将刘鋹表面喜怒无常、暴虐无道,但内心脆弱的形象演绎得真切自然。梁文超扮相俊秀潇洒,亦文亦武,将耿直忠诚的将军赵廷琄感性与理性的内心斗争诠释得十分到位。
  粤剧舞台上的那些花儿——
  帝女花是什么花?
  《素馨花环》中,素馨,平凡而高洁。以花喻人,托物言志。事实上,粤剧中关于花的元素也很多,比如粤剧戏宝《帝女花》,剧名何解?
  早在唐宋时,菊花被称为“帝女花”,因其姿态优雅,色泽娇艳,一身傲骨,宛如皇室公主般雍容、高贵、典雅。宋代沈规《九月一日》诗云:“重阳日近秋光足,开遍闲庭帝女花。”
  粤剧《帝女花》的主角就是一位“帝女”——长平公主,而“花”既指主角是一位女性,也是一个凑足字数的衬字,使剧名符合中国传统戏曲剧名的三字定式。另一方面,《帝女花》是以明朝崇祯皇帝之女长平公主的爱情悲剧为主线,帝女花是菊花别名,以此为名,也寓意男女主人公殉国殉情的气节与傲骨,其内心的坚贞高洁,犹如菊花。
  粤剧舞台上那些花的意象,既是一种精神内核,也是舞美渲染情境的重要方式。比如粤剧《刑场上的婚礼》的最后,舞台上漫天飘洒的木棉花,象征着男女主人公的英勇无畏,这一震撼人心的场面,让每一位观众都热血沸腾、热泪盈眶。
  新编现代粤剧《东江紫荆红》也有花的倩影。该剧讲述了“东深供水工程”修建过程中,“深藏功与名”的建设者和守望者们的故事。其剧名中的紫荆既指代香港,又因其花语有繁荣奋进、骨肉情深之意,也应和了该剧要表达的思想。舞美中多处紫荆花的应用,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 蔡 银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