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部扶贫协作的“广州担当”
发表时间: 2020-07-13 来源: 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从打造“一县一品”到力助黔货出山,从推动市场要素互通到建立“带不走的扶贫队伍”,广州发挥各方力量,在三地形成了脱贫攻坚战大格局。

  举全市之力

  2020年以来,广州安排东西部扶贫协作财政资金10.67亿元;同时提前启动“广东扶贫济困日”活动,向全市爱心企业再筹集1.5亿元,定向帮扶毕节151个未出列贫困村。

  截至目前,共227家粤企到毕节、黔南两地投资兴业,实际投资额117.88亿元,带动12.78万贫困人口增收。

图为贵州毕节七星关区柏杨林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广场上竖立着纪念广黔合作的标志物。

  携手战疫情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广州第一时间驰援毕节、黔南,派出99位医生投身当地抗疫一线。在“专家驻点、标本外送”模式支持下,毕节市第一人民医院五天完成2109份新冠肺炎病毒标本检测。近年来,毕节第三人民医院在“广州力量”帮助下,填补了大感染病科、呼吸内科等8个专科空白,并在此次抗疫过程中指定为定点收治医院,为夺取抗疫胜利发挥重要作用。

  百万人脱贫

  如今,毕节市和黔南州共有180.49万人脱贫,14个贫困县摘帽,2666个贫困村出列。毕节市和黔南州的贫困发生率分别下降至1.54%、0.68%。

  去趟集市得走三个多小时,好几天吃不上肉是常事,娃娃上学走路要50分钟,一家七口靠种玉米土豆为生,一年收入不过万元——这就是毕节市七星关区燕子口镇村民杨光照一年前的生活。

  如今的杨光照一家,住进了140平方米的新房,年收入大约4万元,年近八旬的父母每天到离家不远的照料中心唱歌跳舞唠嗑,到了中午还能到长者饭堂吃午餐,三菜一汤只要3元钱……

  一滴水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辉。杨光照的故事,正是广州对口帮扶毕节、黔南工作的一个缩影。

  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东西部扶贫协作和对口支援,是推动区域协调发展、协同发展、共同发展的大战略,是加强区域合作、优化产业布局、拓展对内对外开放新空间的大布局,是实现先富帮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目标的大举措。广州坚决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及广东省委工作要求,以大决心、强力度推进粤黔扶贫协作,坚决完成好党中央交给广州的重大政治任务,确保在打赢脱贫攻坚战中体现广州担当、作出广州贡献。

广州江楠蔬菜种植育苗基地内工作人员正在扶苗。

  一份改革开放前沿城市的时代担当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一首《长征》,让很多人认识了乌蒙山。

  乌蒙山,地处云贵高原,是乌江与珠江的发源地。乌江,流经花海毕节;珠江,流经花城广州。二者同属珠江水系,一衣带水,山海相连。

  2016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此后,在新一轮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中,广东省对口帮扶贵州省,广州市对口帮扶毕节市、黔南州——本就同饮一江水的广东、贵州,更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如果将对口帮扶毕节、黔南比做一道考题,这道题着实不易。

贵州毕节七星关区柏杨林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航拍图

  “尽管有心理准备,但当地的贫困程度还是超出了想象。”第一次来到毕节的扶贫干部直言。

  贵州,全国贫困人口最多、贫困面积最大、贫困程度最深的省份。而毕节是贵州脱贫攻坚最难啃的一块“硬骨头”。据统计,截至2019年末,毕节市与黔南州的常住人口合计1026.63万人,占到贵州省常住人口的28.34%。广州一市承担了脱贫攻坚任务之重,可见一斑。

  大事难事看担当。担当,源自大局意识。

  “携手贵州毕节、黔南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广州义不容辞的政治责任。”广州市委书记张硕辅一再强调提高政治站位,坚决完成好党中央和省委赋予广州的重大政治任务,确保在打赢脱贫攻坚战中体现广州担当、作出广州贡献。

  据不完全统计,广州市委、市政府平均每年召开相关扶贫工作会议30次以上。“坚决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及广东、贵州两省工作要求”“始终把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政治责任扛在肩上”,全力推动,更高标准、更大力度、更实举措……梳理会议中的表述、用词,足见广州高度的责任感、强烈的大局意识。

  担当,体现在举全市之力。

  7.89亿元,9.395亿元。这分别是广州2018年、2019年投入的财政帮扶资金规模。

  今年以来,广州安排东西部扶贫协作财政资金10.67亿元;同时提前启动“广东扶贫济困日”活动,向全市爱心企业再筹集1.5亿元,定向帮扶毕节151个未出列贫困村。

  截至目前,共有227家粤企先后到毕节、黔南两地投资兴业,实际投资额117.88亿元,带动12.78万贫困人口增收。

  此外,在广州地铁全线,人们从2.4万多个视频端和灯箱广告中,记住了纳雍滚山鸡、威宁小土豆。在千家超市门店,贵州“菜园子”跟着粤港澳大湾区的“菜篮子”转起来,茂源鸡蛋、朱昌镇“水果萝卜”、长顺高钙苹果越来越火。在中国广州国际投资年会上,毕节、黔南的政企人士面向海内外招商推介……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广州第一时间驰援毕节、黔南,派出99位医生投身当地抗疫一线。在“专家驻点、标本外送”模式支持下,毕节市第一人民医院五天完成2109份新冠肺炎病毒标本检测。近年来,毕节第三人民医院在“广州力量”帮助下,填补了大感染病科、呼吸内科等8个专科空白,并在此次抗疫过程中指定为定点收治医院,为夺取抗疫胜利发挥重要作用。

  从人力、物力到财力,从政府、企业到社会组织、普通群众,从产业扶贫、就业扶贫到结对帮扶、社会帮扶和应急救援——广州,使出了浑身解数。

  如今,毕节市和黔南州共有180.49万人脱贫,14个贫困县摘帽,2666个贫困村出列。毕节市和黔南州的贫困发生率分别下降至1.54%、0.68%。

  “广州推动对口帮扶工作政治站位高、举措实、成效好,在帮助毕节、黔南历史性地解决千百年来绝对贫困问题上作出了重要贡献。”今年5月,广州市党政代表团赴贵州对接推进扶贫协作工作时,贵州省委常委、秘书长刘捷代表贵州省委、省政府对广东、广州长期以来的大力帮扶表示了由衷感谢。

  一场东西部三地并肩协作的攻坚战

  贵州有句俗话:“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这片独特的山川地理,在孕育丰富自然资源的同时,却又成了连接山海之外大市场的重重阻隔。

  一千多公里外的广州向海而生,“四时皆是夏,一雨便成秋”。“中国制造”从这里组船出海,全球客商从这里走进中国。

  一个地方的发展,关键在于找准路子、突出特色。西部地区不求所有、但求所用,东部地区不求所在、但求所为。7月9日,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在扶贫协作工作联席会议上指出,要以东西部扶贫协作为契机,加强战略对接,创新“广东企业+贵州资源”“广州市场+贵州产品”“广东总部+贵州基地”等合作模式,携手助力畅通国内大循环,在更宽领域、更深层次、更高水平上推动两省深化合作。

  “广州经验让我体会最深的,是注重市场规律。”纳雍源生牧业公司董事长刘健感慨,消费连着贫困群众的腰包,更连着千家万户的衣食。背靠中国广袤腹地,繁忙的物流、人流、资金流、信息流和技术流在广州汇聚融通。自2016年9月以来,广东市场销售毕节、黔南农产品46.47亿元,带动23.22万贫困人口增收,两地17个县“一县一品”逐步浮出水面。

  黔货如何被广为知晓,又如何出山出海?贵州人与广州人一起,不断琢磨着这道思考题。

  千年商都底蕴,力助黔货出山。在毕节市纳雍县化作乡益新村,54岁的罗展琼从5月份起开始加夜班。“这说明我们的土鸡越来越受到大家的喜欢。”原本一只纳雍土鸡卖到128元,价钱之贵让人不敢问津。现在广州专门设置了冷藏仓库,把物流费用从40元降至15元,批量到货与终端配送难题解决了,纳雍土鸡摇身变成餐桌“爆款”。

  全产业链扶贫,“输血”更“造血”。“龙头”舞动品牌,开辟出新的源头活水。“没想到路边野果也能赚钱。”从小在黔南州长大的罗显阳见惯了刺梨,现在意识到它的价值,打算与乡亲们重新规划村里的土地。在百年老字号“王老吉”的带动下,刺梨正在从一种山乡初级农产品,变身为撬动百亿市场的时尚产品。贵州第二大农业产业被激活了,种植面积突破176万亩,受益农户6.5万户、21.7万人,户均增收6138元。

  连接市场需求,创新就业扶贫。在毕节职业学院的广州港集团班,17岁的朱羽享受着从资助入学到顶岗就业的“一条龙”帮扶。他听师兄说,只要肯努力,将来在广州港每月拿到手至少6000元,比他爸妈和哥哥合起来的收入都多。他期待着在广州的新生活。他可以接着去广州港技校,完成本科的学历教育;有能力的时候,他还能在广州买套房子,把父母也接过去。

  依托广州智慧,扶志与扶智并举。“我们每天做一点对孩子惊喜的事情,先让他们爱上学校,再来抓他们的学习。”这是纳雍天河实验学校首任校长、广州市优秀教师詹雯面对她的团队,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老师们的付出得到了回报:学生们的笑容盛放了,嗓音清亮、落落大方,心里仿佛有美妙的欢唱。

  脱贫攻坚,关键在人。打开“习惯穷”的那把锁,便打开了改变命运的总开关。

  “广州作为发达地区,把先进成功的经验,有效嫁接到毕节,有效避免很多弯路,使毕节能够弯道超车。”毕节市扶贫办主任颜岭如此评价广州的独特贡献。

  一趟迈向新生活新奋斗的崭新征程

  “一步住上新房子,逐步过上好日子”——这是毕节市七星关区柏杨林街道安置房墙上的标语。

  对这句标语,43岁的郭锦有着深刻的体会。“听着对面的喊一喊,走起来却要一个钟头。”这是他2018年易地搬迁之前的“旧家”。当时,他们6口人挤在40平方米的木瓦房里,靠着河沟里一亩半的薄田,一年到头只收些自种自吃的粮食。现在,除了乔迁之喜,郭锦去了街道办事处做保安,妻子则在农业科技园里种水果,他的大女儿正在贵阳学习美容美发,他的其他3个孩子已在读初中和小学。“家门口”就能就业、读书,更好的日子一定在后头。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2018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对毕节试验区工作作出重要指示,要求确保毕节试验区按时打赢脱贫攻坚战,同时要做好同2020年后乡村振兴战略的衔接,努力把毕节试验区建设成为贯彻新发展理念的示范区。

  既要按时脱贫,又要“衔接”新生活新奋斗。这对扶贫协作提出了更高要求。

  “我们来扶贫不是为输血,是为造血才来的!”江楠集团副总兼贵州威宁物流园总经理李效军面对媒体,此话脱口而出。在恒温育苗大棚里,行走式洒水车安静地自动喷灌,工人们忙着筛选辣椒、番茄、黄瓜的幼苗。这里的良种能够供10万亩土地种植。以一株辣椒苗来说,市场价是0.12元,但在这里的售价只有0.056元。为了让当地老百姓加入新农业的队伍,将来能够向生态向科技要“粮”,企业把上游育种的利益让了出来。李效军说:“老百姓认可了良种,市场看中他们的优质蔬菜,‘订单种植’便会推动物流园、冷链运输、商旅等业态运转起来,更多人便会分享到共同发展的机会。”

  如今走进“广黔同心”扶贫车间,无法离家、无业可扶、无力脱贫的群众在“家门口”就能就业;扫一下就业二维码“下单”,“柏杨林人”就能像1700多名老乡那样,下广东揾生活;在织金的绣坊里,绣娘们和YY直播平台上的粉丝聊着苗绣的文化和工艺;在毕节职业技术学院实训基地,广州港集团班的学员正在为秋季成为真正的“广州港人”做着最后的准备……“带不走的扶贫队伍”扎根一线,脱贫攻坚朝着全面振兴的蓝图去努力,美好生活并不遥远。

  “要让每个孩子都有一个舞台。”詹雯笑着告诉身边的人。在纳雍天河实验学校,每个班、每个学生都被视作独一无二。学生们可以光着脚走进阳光书吧,或趴在地毯上,或坐在书桌前,读最爱读的书。他们每天可以凭自己的表现,得到一枚特别的卡片,提早进校享受校园生活。他们可以穿上闪亮的民族服装,像小树一样站在来访者面前,讲出这所学校的故事。

  “因自己的存在,让他人感到幸福。”这句红色教学楼外墙上的烫金校训,被孩子们深深记在了心里。那是他们的现在,也是他们的未来。

  跑好脱贫攻坚“最后一公里”,探索全面脱贫与乡村振兴战略有效衔接,为全球减贫事业提供中国智慧,为中国脱贫事业贡献广州力量,我们重任在肩,信心满怀!(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杨博、张露、夏振彬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韵桦)

责任编辑: 黎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