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与贵州连接全产业链 产业兴旺大有希望
发表时间: 2020-07-15 来源: 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走进毕节市赫章县铁匠乡,四处青山环绕、生机盎然,400多个花卉大棚遍布广州帮扶赫章花卉育种育苗基地。在这里,北海道薰衣草、芝樱、安娜贝拉绣球花的种苗沐浴着充足的日光,农民们戴着头巾、草帽正忙着为花儿除草、施肥。花田背靠好山好水生机勃勃,一个向着高附加值延伸的“芳香产业”正在形成。

广州港华农业科技有限公司鲜花种植基地绣球花大棚。

  产业兴旺,是解决农村诸多问题的前提。实际上,“芳香产业”在毕节的兴起,只是广州在贵州开展产业扶贫的一个缩影。截至目前,共有227家粤企先后到毕节、黔南两地投资兴业,实际投资额117.88亿元,带动12.78万贫困人口增收。

  “因地制宜”“稳定增收”“促进扶贫产业持续发展”,这些是习近平总书记对产业脱贫提出的要求。广州在扶贫协作工作中,因地制宜,不断壮大特色产业,把培育产业作为推动脱贫攻坚的根本出路,把特色产业发展起来,把困难群众有效组织起来,开辟出农村发展的新空间,挖掘出乡村产业的新价值,以产业扶贫带旺乡村生产、生活和生态,为东西部扶贫协作贡献了广州智慧、展现了广州担当。

贵州黔南惠水县刺柠吉生产厂。

  特色产业“旺” 一方水土活起来

  “没想到路边野果也能赚钱。它随便插到哪里都能存活,打理起来很方便,男女老少都可以种。关键它种出来还不愁卖。”从小在黔南州长大的罗显阳见惯了刺梨,现在正重新认识它的价值。

  平均海拔997米的黔南州,年均气温16.7℃,年均降雨1355.6毫米。刺梨是这里特有的经济作物。其同等重量下的维C含量达到了柠檬的100倍,素有“维C之王”的美誉。然而,刺梨加工业在曲折中前行了近八十年。由于面对的市场小,全国知晓度低,且产品口感酸涩,加工技术单一,这一富有地方特色的产业依然不成气候,一度陷入“有质量无数量、有品质无品牌”困境。

  一方水土可以养活一方人,关键要再造一方水土的价值。

  2018年底,广东与贵州共同提出让广药集团帮扶贵州刺梨产业发展。广药集团专门成立工作组,多次赶赴贵州调研。穗企舞起产业“龙头”,启动“品牌赋能”计划。

  在百年老字号“王老吉”的带动下,贵州第二大农业产业被激活了。刺梨正在从一种山乡初级农产品,变身为撬动百亿市场的时尚产品。仅去年,王老吉惠水工厂直接采购刺梨原液500吨(折合鲜果约1300吨);贵州刺梨生产加工企业销售额随之同比提高30%以上,新增2.8万人脱贫增收。“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刺梨产品,小卖部超市也在卖刺梨产品。”罗国凤在王老吉惠水工厂担任生产主管。小小的刺梨,让她的钱包越来越鼓。从刚入职时月薪2千元,到随后的3千元、5千元,罗国凤的收入连上三个台阶。

  特色产业旺起来,绿水青山能变成金山银山。

  如今,贵州刺梨种植面积突破176万亩,受益农户6.5万户、21.7万人,户均增收6138元。以“中国刺梨之乡”龙里茶香村为例,该村也从2000年人均收入不足400元的省级二类贫困村,发展成现在远近闻名的小康村。

  现在,刺柠吉休闲食品已不局限于饮料。广药集团正在与国际巨头联手,准备推出时尚健康食品和健康早餐。到那时,不但绿水青山已成为可靠的“发展本钱”,而且城乡之间借助产业扶贫不断缩小差距,大山里的乡村会迎来新的发展。

  融合发展“旺” 农村农业换新颜

  坐车穿行在黔南州荔波县小七孔镇尧花村桑树基地,只见路两边的桑树随风摇曳,一群妇女正在基地里采摘桑芽。

  桑蚕是荔波县脱贫攻坚主导产业。然而,桑叶的用途仅限于养蚕。不但产业附加值不高,而且带动力不强。2018年10月,对口帮扶荔波县的广州白云区,引进广东德庆县腾龙果品农民专业合作社,在荔波注册成立贵州粤盛生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粤盛生态),发展蚕桑养殖、桑芽菜、桑叶茶深加工产业。

  有人形象地打比方,现在对桑叶的利用,可谓“吃干榨尽”。“我们开展标准化桑叶示范种植,建设桑芽菜、桑叶茶深加工生产线,利用桑树顶端部分的叶子制成桑芽菜、桑叶茶,下部老叶用于养蚕。”贵州粤盛生态总经理陈观志表示,全产业绿色发展,不仅提高了桑树的经济价值,而且改变了荔波传统的种桑养蚕模式,用一片嫩芽盘活了一个产业。

  要让产品满足多层次的需要,乡村产业须向着融合的方向发展。

  “荔波生产的桑芽菜250克6元,广州生产的桑芽菜只要3元,但是客户宁愿挑贵的。因为荔波土壤肥沃、气候适宜、生态优越,这里生产的桑芽菜和广州的口感大不一样。”陈观志笑着说,经销商来一个签一个,桑芽菜为火锅连锁店、养生美食馆、星级酒店所青睐,供不应求。

  绿水青山是一座资源宝库。如何打开这座“宝库”,考验着乌蒙山深处的人们。

  在乌蒙山下的毕节市织金县中寨镇水头寨,一处岩溶瀑布落差100米、宽50米,飞流撞击岩石,声音响彻山谷。这里是丹顶鹤迁徙的必经之路,一年之中有两个月覆盖着皑皑白雪,春季漫山遍野映山红盛放。而山中蕴藏的天然冷泉水,富含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能够活化细胞酶组织,是能够促进身体健康的稀有资源。

  如今,水头寨出产的冷泉水被装进“小蛮腰”造型的水瓶中,成了远近闻名的“扶贫水”。当地1000户老百姓将随着云贵高源“扶贫水”项目达产,逐步脱贫致富。在“扶贫水”的生产基地旁,云贵高源“扶贫水”项目二三期将展开以文旅康养为主的“旅游扶贫”,拟治理3.3万平方米的岩溶瀑布,带动周边民宿和商旅的发展。

  农民收益“旺” 百姓日子红红火火

  在黔南州三都县中和镇扶贫产业园内,广州对口帮扶资金1000万元投资新建的12栋羊舍整齐排列,每栋羊圈都标识着受益贫困户的名字。基地里,1.4万只羊儿活蹦乱跳,“咩咩咩……”的叫声不绝于耳。

  “公司采取‘1+7’飞地经济发展模式,由一家龙头企业带动7个乡镇的贫困户,把量化到镇、到村的扶贫资金集中投入到示范园养殖基地建设。”贵州省吉尔斯生态循环农业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说,每年,贫困户按政府投资9%的金额进行年底“保底分红”,每年保底分红的资金达到了567.77万元以上;如果企业利润超出了保底分红的总额,超出部分的75%是“效益分红”,会再分配给贫困户和村集体。这些收益覆盖了全县六镇一街道的68个贫困村、5192户贫困户。

  把农民有效组织起来,把多元收益方式结合起来,产业兴旺便活络了乡村振兴的血脉。在贵州省吉尔斯生态循环农业有限公司的养殖基地里,有300名(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及移民人口260名)农村剩余劳动力务工就业。

  “如果不在基地务工,我的生活不会变好。”周巧是毕节市赫章县铁匠乡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迫于生计,周巧不得不和丈夫一起外出打工。但家中尚有老人和小孩需要照顾,她常常面临外出务工和照顾家庭的两难选择。得知港华公司在村里建种花基地后,周巧第一时间报名到基地务工。如今,她不但熟练掌握了花卉培育的技术,而且成为了一名料理着400个花卉大棚的管理者,月薪3600元。“现在,我们收入增长了,老少两代人也能团聚在一起。”

  产业兴旺,创造了源头活水,激发了内生动力。周巧的心里,已经萌发了创业的心思。“我想有一个自己的育花基地。到时,港华公司提供种苗,我负责种花,最后港华公司会把鲜花回收起来,不用愁销路。”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产业扶贫的目的,就是要激活贫困地区乡亲们的内生发展动力和能力。产业兴旺,才能让乡村留住年轻人;产业兴旺,才能集聚起各种发展要素。广州在东西部扶贫协作中,坚定不移聚焦重点产业,聚集资源要素,培育发展新动能,为当地乡村振兴和城乡一体化融合发展夯实根基、提供支撑。(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 黎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