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是渡船
发表时间: 2020-05-09 来源: 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河东有个小镇,河西有个小镇。河东的小镇有家好饭店,河西的小镇有家好书店。两个相邻的小镇分属于不同的县,两个小镇相隔二十多里。

  那年我十四岁,在河东镇中住校读初二,正是求知欲最旺盛的时侯,但也是没有书可读的时候,更是不提倡读书的时候。

  有一个星期三,邻桌的亲戚从河西的小镇给他买来了几本书,并描绘那书店如何如何。我心中痒痒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新的世界。于是,好不容易熬到星期六上午一下课(注:那个年代所有学校周六下午才放假),我没顾得上吃午饭,就在怀里揣了家里给我买蚊帐的十五元“巨款”,毫不犹豫地走路赶往河西那个小镇。

  因为是第一次走这条路,尽是山路,而且岔路很多,本来行人就少,要是两个小镇都不赶集的话,路上行人更少,面对空旷的山野,我心里感得害怕时就大声地唱歌,碰上岔路口只好等到行人经过时才问路,终于到了渡口。

  因为我只有买书的十五元巨款,舍不得拆零交那1毛钱渡船费,不交费,那老艄公当然不载我过河,尽管好说歹说,说了很久,也等了很久。他知道我是为了去河西镇买书时,便乐呵呵地送我过河,上岸前还给我指路。

  夏日炎炎,正是烈日当头,走了两个多小时后,当我赶到河西的那个小镇,汗水早已湿透了我那不合身的衣服。当精疲力尽的我终于找到那家书店时,却还没开门,直到下午近三点,书店店员才姗姗来迟。

  那个胖胖的阿姨打开书店门时,我几乎是冲了进去。我看着书架上色彩斑婀的各种书刊,目不睱接,就像一个饿汉突然见到许多食品,不知先吃什么才好。

  当从书店出来时,我已拿着《水浒》《封神演义》《林海雪原》等小说,因为我太喜欢读小说了。最后只剩下几毛钱零票,去吃了一碗米粉,然后小心翼翼地把书包好,便急匆匆地往回赶。

  这时偏偏天空乌云滚滚,雷电交加,一会便大雨倾盒。山路上并没有可躲雨的地方。我将书用塑料纸裹住,再用脱下的上衣严严实实地包住,夹在腋下,光着背冒雨猛跑,雨滴打在我身上,似乎我已经没有了一点感觉。因为,我担心着把书给打湿了……

  我必须在天黑前赶上最后的渡船,我今天必须赶回。当赶到渡口时,雨已停了,天也黑了,因为光着膀子被风一吹,全身打抖。我夹在腋下的那包书不知道是否也渗进了雨水、汗水。

  当我在河边拼命扯着嗓子向对岸打着“哦呵”,但除了河水激荡的声音之外,别无回音。是呀,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时候,有谁还会呆在岸边守船呢?

  摆在面前唯一的路就是泅水,尽管没有多大的把握:下了大雨,河水暴涨,疲惫中还带着一包书。然而初生牛犊不怕虎,无知少年不畏险,这冒险毕竟要比无望的等待好一点吧。

  于是,我在沙滩上寻了一块大木板,把书紧紧地捆在上面,然后,我推着木板作孤注一掷,冲过一个个浪花,当离岸边只有十几米时,似乎我已实在无力拍打咆哮的河水,随着那木板被水往下冲,我似乎有些绝望了。突然,那老艄公撑着渡船直流而下,赶了过来。

  原来他是回家吃饭后赶回渡口,正好看到我河中拍打着那浪花……于是,我得救了!

  转眼四十多年过去了,现在我的藏书已达到5000多册,小小的屋子堆满了书。我每到一个城市,可能不一定知道该地有名的商场,但一定会知道最大的书店。而每当我走进宽敞明亮的书店,就会想起河西的那个小镇、小镇上的那家书店,还有那个好心的老艄公。

  那个艄公拯救了我的生命,那些书籍拯救了我的灵魂,为我打开了通往外面世界的门。

  书是渡船,载我走进知识的海洋和色彩缤纷的人生。(花都区 钟兴)

责任编辑: 罗 秋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