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在心上的脚印
发表时间: 2020-05-27 来源: 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祝愿每一个留守的孩子都能有个幸福快乐的童年。祈愿天下的家庭不再有别离。 

  结婚第二年,女儿出生后我就到广州来打工。离开家的时候是夏天,依稀记得她在竹席上,使劲掰着自己的脚趾,萌态可掬。望着我转身而去的背影,只是呆呆地怔了一下,并不知道忧伤-那时的她才六个月。 

  一晃好多年过去了,女儿在江西老家渐渐长大,但我和女儿生活在一起的日子屈指可数。记得有一次回老家,一群小孩在路边玩石子,我竟不认得哪个是她。直到有个大点的孩子提醒道:婷婷,你爸爸回来了。我才发觉其中一个穿着碎花衣服的孩子怔怔看着我,两眼泛着泪花……是她,把我给认出来了。 

  血浓于水,无论年龄大小,思亲之情也需要慰藉。她在家经常翻看我们的相册,摆弄我用过的物品。因为渴望爸爸的陪伴,有时候她独自一人在楼上撕碎纸巾,迎风撒向天空,对着翻滚的纸片大声喊道爸爸加油、加油……邻居都感到奇怪,碎纸与爸爸有什么关联?原来她把碎纸中最大的一片想象成爸爸,希望我在风中飞得又高又远……有时候又会看着路过的长途大巴出神良久,别人问她,她说车上有爸爸……每每想起这些,我心中隐隐作痛。奈何分居两地,间隔万水千山,为了生活和养家,不得不向现实妥协。唯一能做的是,常回家看看。 

  她读小学一年级那年,我拼凑了一个难得的假期。虽然那是个深秋,但罗霄山淅淅的冬雨已经提前来临。我下火车转汽车风尘仆仆,赶回家快下午五点了,正是接孩子放学的时候,天色阴沉,似乎快要下雨了。我顾不上舟车劳顿,二话没说就往她学校跑,因为她在电话里多次说起过,她班上同学都有父母接送。有钱人家的孩子又买这又买那,我曾屡次问她有没有什么愿望,让我来帮她实现。但她从未对我有什么要求,这更加深了我的内疚。只是有一次,她想了下,认真地说:“爸爸,你要是有时间,放学时你来接我一次。我说有爸爸,同学们不信……” 

  我知道由于我的外出务工,导致她缺乏家庭教育,成绩不是很好。她不但要独自面对老师的怒斥,还要忍受养尊处优的同学给她造成的自卑感。她不是坏孩子,只是一个缺少爱的孩子。她是多么希望能在学校仰起头,向同学和老师展示,自己也是个有人疼爱的孩子。我满口答应,但心里却沉重得像压了一块石头。因为对于一个不称职的父亲来说,这实在是一个太轻微的惩罚。而更糟心的是,就连这点我都未曾兑现。 

  这次回家是临时决定,女儿并不知道我回来。我赶到学校时,还未放学,寒风中夹杂着冰冷的雨丝,天几乎全暗下来了。赣西的冬天,冷得挺早,几乎很少晴朗过。地上坑坑洼洼的,几辆满载货物的五菱汽车来往穿梭,泥水溅满了学校斑驳的围墙。门口齐聚了很多家长,一片黑压压的雨伞,将校门遮得更加黯淡。 

  我在学校操场上随便走了走,风很大,后来我找了个角落避风,担心人潮涌至错过,我又重新像其他家长一样卡在校门口。其实我很害怕,害怕孩子从眼底下走过却不曾察觉,害怕失去这次赎罪的机会。说实话,很久不见,她长什么样,穿什么衣服,我是没有足够的信心能够一眼识别。我心里对相逢充满期待,又感到悲凉。 

  期盼已久的铃声响了,学生们如潮水般涌出校门,寂冷的校门口顿时热闹起来,一个一个从我眼前走过。大人牵着孩子的手欢天喜地地回家,一路嘘寒问暖。我四处寻找她的身影,但笑靥若花的孩子们让我眼花缭乱,我有些着急和心慌,也许相逢却不识,也许还没出来,也许她已经从我眼前走过…… 

  “爸爸……”背后传来怯怯的声音。我蓦然回头,看见一个孩子扛着一把大黑伞,站在我身后,瞪大眼睛,有些怯懦疑惑,脸红红的,两只鞋沾满了泥水,就是她!不过比以前长大了些,头发有些长。“婷婷……”我欣喜地抱住她,仔细端详,相顾无言,泪花闪闪。 

  你怎么还先找到我啊?激动之后,我有些意外,众里寻她千百度,怎么是她先发现我。 

  我在操场上认出了你的脚印,我沿着脚印找过来的。 

  脚印?我抬起自己的脚,这是一双去年放在家的鞋,回家后刚换上。 

  爸爸,我想你的时候,常常在家拿这双鞋把玩,鞋底的纹路我已经记在心上了。 

  在潮水般的学生中,在这泞泥的道路上,在这下着阴冷冬雨的黄昏……她居然凭脚印找到自己的父亲!我把脚印踩在路上,她却把脚印刻在心上。这是要凭着多么刻骨的思念才能做到的。婷婷,原谅爸爸……亲着她冰凉的脸,我泪如泉涌…… 

  留守的孩子,是家庭绵长又难解的痛。父母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缺席孩子的生活。父母的离开从来不需要孩子的同意。我们无法责怪父母,因为他们生活在现实社会,无论如何选择,都要付出沉痛的代价。父母的怀抱是孩子最温暖的地方,离开父母的孩子童年可能充斥了孤独和迷茫。让我们付出更多的爱和关心,帮助孩子健康成长。祝愿每一个留守的孩子都能有个幸福快乐的童年。祈愿天下的家庭不再有别离。(花都区 贺爱明) 

责任编辑: 罗 秋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