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模范_中国文明网广州站

 

广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广州“牛哥”执著救助流浪者 半年助5人与家人相认
发表时间:2017-04-12 来源: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他32岁,胡子拉碴,像40来岁,来自江西农村;他整天举着手机直播救助流浪者10多个小时,短短半年左右时间拥有超过25万粉丝;他开着一万多元买来的二手“房车”在江西、湖南、广东找需要帮助的流浪者,吃住都在车上完成;半年来,他帮助5位流浪者与家人相认,20多人被他劝到救助机构,但他自己却“差点”被救助,瞒着妻子欠下3万元外债……他是“牛哥”,一个执着于救助流浪者的人。

  帮流浪11年老人找到家

  4月10日,在外流浪11年的61岁老人李洪峰终于见到了家人。1天前,他在增城被“牛哥”发现并通过网上直播,经热心网友帮忙,终于联系上了他的家人。

  “发现他的时候,他在增城一条村的路边,满头银发,身体瘦削,也不大爱说话。”“牛哥”说,他停下车在路边给老人做了面条,对方的话匣子就打开了。原来,老人已经在附近一条长凳上住了一两年,因为一直不开口说话,旁边的村民还以为他是一个哑巴。老人凭借着自己的记忆,颤颤地写下了他的老家地址,但没有任何联系方式。

  幸运的是,观看直播的人中刚好有两位老人老家所在县的网友,热心的他们核对地址后发现,因为地名变更,这个地址已经找不到,但几经打听和实地探访,最终在次日找到了老人家里,此时他80多岁的老父亲刚好在家。

  4月10日,老人在广州的亲友把他接到家中,老人在外打工的儿子也从中山赶来团聚。4月11日,在家人陪伴下,老人踏上了返乡的火车。“他什么都记得,他也还认得我,小时候他最疼我了!”与老哥哥重聚,他最小的妹妹激动得话多了起来。4月10日,她带着大哥买了新衣服、理了发,还坚持将大哥的满头白发重新染回黑色,“我要让他重新变年轻,齐齐整整地回家看父亲,把失去的十多年青春找回来。”

  她告诉记者,11年前哥哥就从家里走失,没想到竟然从湖南老家来到了广州,在外漂泊了这么多年。“我们找了很久,但他一直杳无音信。母亲在去世前还时刻记挂着这个儿子。有一年已经年逾七旬的老父亲还来到广州,名义上说来看我,其实就是想找儿子……”对于“牛哥”,一家人表示了深深的谢意。见到家人重逢,久经风霜的“牛哥”眼眶湿润了。

 
“牛哥”帮助李洪峰与家人团聚,并直播了救助的全过程。

  九江至广州 一路沿途救助

  穿着运动裤、运动鞋和红色爱心马甲,体型瘦削,胡子拉碴,32岁的“牛哥”一只手中夹着烟,另一只手举着手机直播,这是记者对他的第一印象。

  “牛哥”姓蔡,是江西九江人,出生在农村。在主播盛行的当下,他的直播内容可谓独特:开着小车或骑着自行车在路边、桥底、垃圾堆附近救助流浪者,通过各种方式帮助他们联系上家人,或者说服并送他们到救助站、派出所等机构求助。半年来,他已经通过这样的方式为5位流浪者找到家人,说服并送20多人前往救助机构求助。

  “其实跟他们接触起来很难,有时候还有风险。”“牛哥”说。有好几回,他上前与流浪者搭讪,结果对方非但不理解,还差点动起手来。有一次直播中,他想跟一位拾荒者搭讪,拿着一瓶水从中午一直跟着对方到晚上,才最终取得对方信任,此时观看已久的网友都劝他放弃,但他仍然坚持了下来。

  从去年八九月开始,他踏上救助直播之路,几乎每天都在车中或者救助中度过。在短短半年的时间里,他从江西九江出发,途经南昌、吉安、井冈山、郴州、韶关、清远、肇庆、云浮、江门、中山、东莞、广州等多地,一路搜寻流浪者的踪迹。

  心酸经历让他走上救助路

  救助之路多艰,但这头“犟牛”却没有放弃。原来,在他背后也有着令人心酸的故事。让他走上救助之路的是在去年夏天,彼时,他在湛江摆地摊,忽然看到路上有一个流浪汉赤着脚在大路上捡烟头抽,这让他想起了自己苦命的哥哥,哭了大概1个小时。“我哥哥患有癫痫,在17岁那年,他在去亲戚家的路上走失了,我们全家找了他三天三夜才找到,但找到不久,哥哥就去世了。我懂得家人撕心裂肺的痛。”想到这一幕,他决定要为流浪者找到家人。

  当年八九月,他问朋友借钱,花1万多元买了一辆二手车,踏上了寻找流浪汉之旅。为了省钱,这个小车成了他的“房车”:前排放着折叠自行车,不方便停车的时候,他就骑着自行车穿街走巷;后排放着被子和洗漱用品,晚上把车停在旁边,就在车里凑合一宿;后备厢放着给流浪者的食物和他的锅碗瓢盆及米、菜、调料品。遇到流浪者时,为了省钱,到了饭点他会在路边用砖块搭起一个小灶,找来枯枝直接生火做饭或者下一碗面。

  “刚开始,我上午在市场附近摆摊挣点钱,下午才出去救助。后来通过直播获得打赏后,基本上一整天都在直播救助的过程。”“牛哥”说,之所以选择直播就是看中了既能传递正能量,又能产生回报,然而这条回报之路却并非那么好走。“第一个月,我的打赏收入只有3.8元;第二个月过百元;现在越来越好,基本上可以与日常开销持平了。”如今,他的直播粉丝量已达25.8万人。

“牛哥”直播时,围观的粉丝不少。

  愧对家人 但仍坚持

  “牛哥”出生在江西农村,家里并不富裕。事实上,不仅不富裕,甚至可以说贫穷。据了解,两年前,他的父亲在车祸之后高位截瘫,家里欠下十余万元外债,为了不拖累儿子,老父亲竟然在过完年后自杀了。

  在外面救助的半年时间里,除了车款,他又额外欠下了3万元外债,这些钱全部用到了途中的开支上:油费、流量费、给流浪者买吃的,还要往家里寄钱,虽然途中省吃俭用,但他每月的开支要上万元。

  “老婆在家带两个女儿,我每个月要往家里寄2000元。刚开始家人都不支持我直播,后来看到我帮助了这么多人,她们也理解了。”但“牛哥”从来不敢跟妻子说寄给她的钱是借的,“如果她知道钱是借的,肯定不会让我再干下去。”

  否认作秀 想建网站

  事实上,还有很多网友也对他的行为表示不解,还有人质疑他是在作秀:“如果做好事默默做就好了,为什么还要直播呢?”

  对此,“牛哥”却有自己的看法,并表示自己还会坚持下去。“一方面,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我希望能把正能量传递给更多人;另一方面,我也希望通过直播的形式获得一些收入,这样才能继续做这件事。”“牛哥”说。

  “其实我现在还不是一名正式注册的志愿者,我希望能正式注册,以后再有一个专门的网站,把所有流浪者的相片上传,让家人能跟他们早日相聚。”现在,他就经常在微博上晒出发现的流浪者:相片+看到的情况+流浪者的活动区域,希望以此来帮助他们。(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冯绮雯
 
 
地方文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