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模范_广州文明网

 

广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退休老干部缪司的一份特殊党费
发表时间:2019-10-21 来源: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认识缪司的人,都会评价他是一个热心而“倔强”的人,任何他认准的事没做好绝不放弃。75岁那年,他全力推动自己所在的旧居民楼加装电梯成功,成为“黄埔区第一梯”,解决了这个老大难问题。

  缪司是黄埔区原商总退休老党员,从2014年起,他已连续五年缴纳特殊党费,提出从1000元开始,每年递增1000元的特殊党费缴纳计划。今年,他已经按计划缴纳了6000元党费。问及原因,他举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朱德的例子,“朱德总司令去世时捐出了自己的全部,这是一种政治信仰,与数额无关。”80岁时,他写下这样几句话:“寿过捌拾,去日无多,争取时间,多交党费,年增千元,与时俱进”,希望以此来感谢党的培育之恩。

缪司

  带头奉献,促成加装电梯

  黄埔东路怡园小区在当地是一个“名楼”,它出名的原因很特别:在周边一片没有电梯的小区里,成功加装了第一部电梯,成就了“黄埔区第一梯”。“黄埔区第一梯”的实现,不能不感谢一位老人——缪司。缪司说,这是自己退休以来的一项大事,一定要办成。在他看来,方法并不难:带头多付出一点,不要太计较个人得失。

  早在2009年,缪司意识到,随着楼内居民年岁越来越大,加装电梯是一件方便群众、利人利己的好事,于是提出安装电梯的建议。当时,他找专业人士,经过精确计算,大约需要45万元。这栋楼一共住了10户人,“其中有一户,尽管是我的老熟人,但他坚持不参与。”于是,缪司就初步商量,“其他9户每一户拿出5万元”。

  加装电梯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考虑很多因素。缪司也想到,住低层的人应该少出一点,住高层的人需要多出一点。但这样一来,住高层的人会因为费用太高而放弃。当时的境况印证他的猜测,“高层七楼是刚搬来的年轻家庭,一是拿不出那么多钱,二是年轻人身强力壮,对电梯需求没那么强烈。”

  当时,楼内还有一户人家本身就是做工程的,并不看好加装电梯这件事,也退了出来。眼见这件事就要“黄”了,缪司说,这时候必须有大局意识,拿出当年我们做事情的方式和热情,“有钱的多出一点,没钱的就少出一点,还缺的我来补。”

  “就这样把这件事‘救活了’”。缪司笑道,之前不看好加装电梯的人后来也改变主意,积极参与进来。缪司说,刚开始压力很大,因为工程一开工,就要预付三分之一的工程款,为了工程早日顺利进行,他个人垫付了这笔款项。整个过程,缪司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阻力。“我已经出钱又出力了,仍然还有人在背后说三道四。”后来才有人意识到,从工程施工技术和价格评估、组织和说服全栋居民、联络施工方到监督工程质量的缪司,当时已经是一位75岁的老人。大家感激这位老人的热心肠,“这个电梯装成,你功不可没”。

  耄耋之年,多交党费

  1961年,缪司毕业于中南财经学院。1984年,他来到开发区时,正处于开发区筹建期,当时从黄埔区区委办公室副主任,调任商业总公司的部门经理。直到1995年退休于广州开发区商业集团,一辈子都是“拓荒牛”角色的他,思想上和行动上的进取从未停息。

  从2014年开始,缪司开启了一份特殊的党费计划。2014年以前,他的党费一年大约是几百元,这一年他主动交纳了一份特殊党费1000元。以后每年递增1000元,2015年交纳2000元,2016年交纳3000元……2019年交纳6000元,2020年交纳7000元。

  交党费这件事,缪司得到了全家人的支持。已是耄耋之年的他还用这件事来教育自己的孩子,写下一篇文章《示儿》:“爱国、爱党、爱家乡、爱亲友这‘四爱’是流芳百世的主脉,人生在世总该有个好名声。”

  不忘党恩,牢记初心

  缪司的家庭已经是四世同堂,在他的教导下,子孙们都秉承他的理念,热爱国家、淡泊名利、独立自强。缪司的儿子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结婚的时候,全靠自己。直到前些年重新置房,缪司才有机会支持了一点点,“也就是略表心意”。孩子们自强自立不啃老,与缪司这些年的家庭教育分不开。他常常以文示儿,传递自己的人生感受、对党对国家的感激之情。这些年来,一有感想,他就用笔纸或手机记录下来。

  缪司谈到,自己的一生都感受到党的温暖,1957年能考上大学是非常幸运的,“那是大学招生人数最少的一年,一个班能考上大学只有四五人”。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湖北荆州工作。一年之后,就调回家乡佛山南海工作。

  近年来国家关爱老人的“免费午餐”,他把自己的一份分给了小区的清洁工,感谢“城市美容师”对环境美化的贡献。“我做得还很不够, 今后还要做到老学到老。”缪司写道,“感恩党育几十年,遗憾晚年无贡献。多交党费献遗体,一片丹心永不变。”彰显了一位老党员的初心和党性。(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罗秋华
 
 
地方文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