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广州_广州文明网

 

广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广州市南沙区推出“时间银行”社区互助公益项目
发表时间:2018-10-15 来源: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2018年3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广东代表团审议时,要求广东在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上走在全国前列,要创新社会治理体制,改进社会治理方式,加快形成社会治理人人参与、人人尽责的良好局面。中共广州市委十一届五次全会报告中提出,广州要着力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

  近年来,广州南沙首创“互联网+社区服务”的时间银行新模式。尤其是2017年以来,依托“社区长者大配餐”和党员时间银行等项目,南沙时间银行实现质的飞跃,向社区服务的个性化、精准化、多元化和可持续化更进一步。截至2018年6月,时间银行发展个人会员55344人、团体会员1264个,为会员提供需求任务发布服务逾万次。

  案例聚焦:圈粉超五万人 时间银行火了

  2017年末,广州市南沙区常住人口72.5万人,其中户籍人口41.54万人。南沙时间银行项目上线的四年时间里,已吸引超过5万名个人会员、超1200个团体会员注册,发布需求逾万宗,参与群众超22万人次。两组数据对比,南沙时间银行火了。

  什么是南沙时间银行?就是在政府支持下,由南沙区民政局实施的一项社区互助服务公益项目,会员将参与志愿服务的时间存储在时间银行中,等将来需要帮助的时候可提取所存储的时间获得相应的服务,也可以通过银行兑换系统用服务时间换取自己所需要的物品。

  邻里相守、助人自助;存储时间、随需使用。2017年,南沙时间银行入选中国城市治理报告蓝皮书;同年12月,民政厅发布2016年度广东省社区治理十大创新成果,南沙时间银行名列其中。

  时间银行+大配餐 八旬老人成爱心饭堂常客

  “时间银行样样都好,以前都是自己煮饭吃,现在有了时间银行,我都是在爱心食堂吃饭。”谈起时间银行,83岁的陈惠芳老人竖起了大拇指。

  2016年11月,南沙区民政局以时间银行为平台,在南沙街南北台试点启动“爱心食堂”项目,采用“政府补贴一点、老人自费一点、供餐企业让利一点、社区居民服务一点”的方式,为老人提供午餐服务,陈惠芳就是受益者。2017年6月,南沙区启动“社区长者大配餐”项目,在全区各镇(街)共建设31个长者就餐点,以南沙时间银行为平台,面向全区所有符合条件的60岁以上长者开放配餐申请。

  大配餐究竟是怎样与南沙时间银行产生了化学反应的呢?原来,在项目运营过程中,所有志愿活动全部由南沙时间银行提供支持:选定的餐饮企业每周四上传新一周菜单,由营养顾问审定;菜单于每周五在时间银行系统平台及各个站点发布,长者或家属可通过APP订餐,也可由社区配餐站点代为操作;周六中午,订餐数据经平台自动传递给供餐企业及管理部门;同时平台根据订餐数量招募助餐服务志愿者。周日18点,根据会员的服务记录筛选确定下周助餐服务的志愿者,负责新一周的签到、签收、助餐、送餐、清洁等服务;最后,用餐长者、供餐企业、志愿者进行三方评价确认。

83岁的陈惠芳老人(左)和爱心长者饭堂志愿者何爱卫。

  时间银行+兑换体系 配餐志愿者兑换到新手机

  在为大配餐服务的过程中,49岁的何爱卫与陈惠芳老人熟悉起来,她是爱心饭堂站点的志愿者之一,并通过这些活动积累时间币。

  “我用累计的时间币兑换了不少礼物。” 何爱卫说,她手中的智能手机就是通过南沙时间银行的志愿工作兑换的,平时家里用的洗衣液、纸巾等都能用时间币兑换。

  “给多给少都没关系,但兑换机制确实能激励不少人。”何爱卫向记者讲述了她使用时间银行的流程。首先,需求者先在时间银行平台上发布需求,并拿出相应的时间币。一般而言,1小时服务时间等于12枚时间币,即5分钟服务时间等于1枚时间币。看到需求后,志愿者会根据自己的情况接单,完成需求后就能获取时间币。志愿者可以将时间币储存起来,待自己有需求时发布请人服务,或选择去礼品广场兑换礼品,但不能兑换现金。

  时间币的货币价值参照广州市上年度(调整兑换标准年份的上年度)社会平均工资与最低工资标准的中间值产生。其折算比率为:1时间币=(社会平均小时工资+最低标准小时工资)/2/12,现时间币兑换率为:1时间币可兑换人民币1.9元。

  时间银行+居家养老 时间银行推出居家养老套餐

  在南沙时间银行运营管理中心,放置着一张特殊的“病床”,在这张床上可以采集老人身体各个部位的数据,并实时反馈给后台,对老人的身体状况进行实时监测并预警。这正是南沙时间银行运营管理中心负责人费振宇琢磨已久的居家养老新模式。

  “这套病床价格并不低,但我们希望通过以租代购的形式,让更多老人能享受到服务。”费振宇说,项目将为长者提供内容全面、质量可控的居家养老套餐。项目以南沙时间银行系统平台为支撑,对接村(居)委会、社区卫生站、社工机构、社会组织、志愿者、爱心企业,为长者提供定期巡查、身体状态监控、应急救治、日常家政、饮食、文娱活动等全方位居家养老服务。如今,项目已在10位志愿长者家中投放,初步形成了一些经验,并已通过南沙区2018年公益创投项目评审。

  基层思考:需求为导向 网联作催化 党员成主力

南沙区民政局副局长 李颖

  “南沙时间银行之所以能落地,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需求导向。”南沙区民政局副局长李颖向记者讲述了她印象深刻的一个故事。“民政部门是和社区接触最多的部门之一。有一回,我们去南北台社区走访,当时居委会主任指着办公室墙上的几串钥匙说,这些都是老街坊家的钥匙,他们希望我们在他们有需求的时候能拿着钥匙上门探访。”

  这件事让李颖和同事触动很大,回来后,他们就着手研究如何满足老人们的各种需求。刚好,他们发现了时间银行这个概念。“当时国内做时间银行的城市并不多,有些城市还停留在用存折手工记账的方式;还有一些类似时间银行的模式,但平台太过狭窄,只能满足周边居民的需求,另一方面,一些爱心企业却找不到渠道,宣传力度和知晓度都不够。”李颖说,考虑到这些现状,他们提出了先试点再扩大到全区的时间银行模式,并直接采用“互联网+”的模式,先开设了网站,在智能手机兴起后,又开发了手机应用。

  为了让时间银行进一步推广出去,除了线上渠道外,南沙区还在每个镇街开设了服务站点,随着大配餐的出现,站点又进一步拓展。南沙区民政局以南沙时间银行现有的社区服务站为基础,创造性地推进社区服务综合体建设,分别设置基本功能区、便民服务区和共享服务区,配套政务服务、金融服务、快递服务及各类自助设施设备,同时设置便民服务、社区共建、社区专业服务等三个项目,提供“人工+自助”的全方位服务,满足不同地域、不同人群的社区服务需求,打造具有南沙特色的社区服务综合体模式。

  南沙时间银行获得了南沙区的大力推广。时间银行引入了团队会员的模式,爱心团体可以将爱心资金换成时间币并发布项目,让公益机构在南沙时间银行的平台上承接,通过时间币的流通和追溯、评价体系,对项目运营起到了良好的监督作用。

  由于尚属新生事物,南沙时间银行只能靠摸索运行。“我们应该是全国第一家依托‘互联网+’的时间银行。”李颖说。事实上,与很多平台注册后活跃用户不多的情形一样,南沙时间银行也存在这一问题。为了让时间银行见到实效,南沙区民政部门想了不少办法,其中最大的助力是通过南沙区各单位项目的导入,让时间银行迅速增粉。

  “有两个时期会员数激增幅度最大,一个是大配餐项目启动,另一个则是党代表和党员时间银行。”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南沙党员时间银行的打造,是互联网+党建的典型案例,在该区区委书记的带领下,南沙区883个党组织,20177名党员加入南沙时间银行开展党员志愿活动,通过党建引领带动社会各界积极参与。

  李颖表示,南沙时间银行“互联网+社区服务”的建设模式,具有以需求为导向精准对接、服务如实记录、可追溯性及公开透明等四大特点。在南沙时间银行的运营过程中,有四点经验可以分享:党建引领带动社会化、防控风险运行法治化、创建平台实现智能化与区分领域打造专业化。

  专家点评:以互助化防走味 以专业化避风险

广东工业大学政法学院副院长、教授,广州市大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理事长 刘静林

  刘静林既是高校学者,同时也在社工服务领域深耕多年。“南沙时间银行是一个非常好的志愿服务集散地,它将志愿者和志愿服务联系起来,让志愿者能找到志愿服务,让志愿服务也能找到志愿者,还能将志愿服务记录下来。”刘静林肯定了南沙时间银行的做法,但同时她也有一些担忧。

  其一是注册后才能进行志愿服务。刘静林认为,这会将志愿服务变得复杂。“其实志愿服务就是正好这里有事,而我刚好有空就去帮帮忙,这是很方便的一件事,但如果要求大家都去系统上注册,我感觉就有点麻烦了。”刘静林表示,对接触网络比较多的年轻人来说,注册还相对比较容易,但对许多做志愿服务的中年人或需要志愿服务的老年人来说,注册可能有点困难。

  其二是时间币兑换礼品功能。在刘静林看来,这可能会产生一种误导,让志愿服务变得利益化了。“毕竟志愿服务本身是无偿的,如果有一种兑换礼物的机制,虽然会让人们参与志愿活动的积极性变高,但仍会让人觉得性质有些变味了。即使时间币的兑换率比较低,但仍有这样的担忧。”刘静林认为,时间银行应当保持初衷,将时间存储起来,然后当自己有需求时,再以时间币兑换相应的志愿服务。

  其三是志愿服务个体化导致的安全问题。刘静林认为,时间银行在很大程度上来说是志愿服务个体化的,人人都能在上面发布和承接需求,然而她担心在进行志愿服务时仍会出现安全隐患。

  “在志愿服务个体化的情况下,有时无法保证其真实性,没有人验证志愿服务者的身份,同时志愿服务者也没有受过专业的培训。我觉得解决这一问题可以引入公益组织,志愿者在公益组织中,同时公益组织在承接志愿服务之后将信息反馈给志愿者,而不是志愿者直接对接受助者。”刘静林说,通过公益组织,老人不熟悉注册程序的问题也能得到解决。

  刘静林同时表示,这些担忧都可以在实践中加以完善,南沙时间银行仍值得推广。

  事实上,针对这些担忧,目前南沙时间银行已经做了一些设计。南沙区民政局副局长李颖告诉记者,时间银行建立了会员等级制,在受助者发布信息时设置相应的门槛,要求会员达到一定等级才能接单。此外,还可以通过大数据手段对服务内容和服务对象进行预先评估,以此避免风险。“南沙时间银行系统安全和服务安全的制度正在不断建立和完善中。”李颖说。

  数说创新:长者志愿服务达3.7万小时

  ◆截至2018年6月,南沙时间银行发展个人会员55344人、团体会员1264个,发展志愿队伍38支、志愿者388个,链接企事业单位44个、社会组织97个,组织专场服务1105场,为会员提供需求任务发布服务11657次、实现服务承接8821次。

  截至2018年6月底,南沙区建成长者就餐点67个,累计服务长者14.13万人次,志愿服务达3.7万小时,发放时间币44.86万枚。

  党员时间银行覆盖883个党组织

  ◆2018年,南沙区启动了“党员时间银行”项目,在全区范围内开展党员志愿服务活动。截至2018年9月,已覆盖党组织883个,党员20177人,积累时间币18179.2枚,服务1329次。每名党员注册为“党员时间银行”会员后,根据自身行业、岗位特点等实际,自觉对接“党员时间银行”发布的志愿公益服务信息开展活动,作为会员每年需参与两次以上的志愿服务活动。系统自动记录参与活动的次数、内容和积累的时间币,作为年底考核重要依据。

  记者观察:全市推广正在调研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秦松

  几年前,时间银行还是一个新鲜事物;如今,它获得了越来越多人的认可。2018年市两会期间,黄翔等60位市人大代表联名提出《推动建立公益“时间银行”形成一个可持续社会互助性养老机制》的建议。建议认为,欧洲一些国家已经建立时间银行,并取得了一定的经验,目前我国南京、重庆等城市也零星出现了这种模式,广州南沙也在尝试,但是这些时间银行主要依托于居民小区,重点服务对象是老人,没有形成城市化的网络,作用和影响力有限。

  2018年5月,广州市民政局对人大代表建议的回复中称,市民政局经多次深入调研,起草了《广州公益“时间银行”项目方案(草案)》(简称《项目方案》)。建立公益“时间银行”是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的创新举措,更是有效缓解养老服务队伍和节约服务成本的重要途径。下一步,将协调有关部门探索建立广州公益“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模式,推进广州市志愿服务和养老服务改革创新发展。

  不过该局也表示,广州公益“时间银行”创新性强、涉及部门多、建设周期长、社会影响大、实施难度大,将进一步加强调研论证,抓紧完善《项目方案》,稳步推进。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南沙时间银行经历了从一个社区、一个镇街试点再扩展到南沙全区的过程,无论是南沙区民政部门相关负责人还是时间银行运营管理中心负责人都提到了时间银行可复制的想法。他们认为,覆盖的范围越广,则效果越好,时间银行作为一个实体也能独立造血运营。

  时间银行作为关乎民生的一件创新之举,在实践中难免会遇到各种问题。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在时间银行已经取得一定经验的情况下,如何科学推广,值得有关部门思考。(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叶芷晴
 
 
地方文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