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人_广州文明网

 

广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白云区均禾家综社设“社工姐姐”信箱为孩子答疑解惑
发表时间:2018-11-05 来源: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有了烦恼不知向谁倾诉?写信给“社工姐姐”!从2013年开始,白云区均禾家综社工以“社工姐姐”角色入驻均禾街多所中小学开展驻校服务,并设置“社工姐姐”实体信箱。5年来,“社工姐姐”信箱仅在两所外来子女较集中的小学就收到小学生来信约1500多封。除了姓名、班级不详无法回复的少量信件外,目前,“社工姐姐”已回复信件1258封。

  广州市白云恒福社会工作服务社下属均禾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正式开展驻校服务是从2013年开始的,最早为颜乐天纪念中学等初中以上学校,而面向辖区内小学的驻校服务则是从2015年开始的。目前,该社工驻校服务已覆盖辖区清湖小学、罗岗小学、石马小学、平安小学和锦阳小学,服务近万次,每周至少半天的驻校服务,每次至少2名社工参加。

社工姐姐从信箱中取出信件。

  “驻校服务的方式包括开展社区文化课堂、情绪管理小组、儿童性教育学习小组、主题班会活动、社区体验活动及个案辅导等。”均禾家综相关人员告诉记者。

  开展驻校服务之初,社工主要与孩子们一起开展主题班会、互动小组、课间游戏等活动,孩子们认识了社工,并建立起了信任关系。“时间长了,很多社工成了孩子们的知心朋友。”

  “由于我们驻校的时间有限,慢慢地,发现有孩子想找我们说话,还索要我们联系方式。这时,我们就想不如设立一个信箱,希望能给孩子们一个可以诉说、分享的渠道。”该人员表示,“社工姐姐”是孩子对驻校社工的称呼,信箱也沿用此名,在接下来的驻校活动中,社工会向孩子们推介信箱,“慢慢地,来信越来越多。”

  据了解,“社工姐姐”信箱一般设在心理辅导室门口或教学楼门外,初中学校的来信很少,“因为中学生一般有手机,遇事会通过网络找社工,而小学特别是平安小学和锦阳小学两所外来工子女较集中的学校来信较为集中。”过去3年,仅在这两所小学,“社工姐姐”信箱就收到学生来信约1500多封,现在已堆满了3个纸箱,“我们也在这两个学校成立小信使团队,帮‘社工姐姐’派发回信。”

  收信必回:三年回信1258封 开展个案辅导20多例

  “每一封来信都承载了孩子的一份心愿、一个情绪释缓,或一份求知的好奇心,这些都是我们极力需要呵护的。”该人员表示,收信必回,是“社工姐姐”信箱的原则。除了姓名、班级不详无法回复的少量信件外,目前“社工姐姐”已回复信件1258封,回应孩子们的倾诉,解答他们的成长疑惑。

  “较紧急的信件如遇到了不开心的事,我们会在一周内回复。一般信件如‘十万个为什么’类问题,我们会在两个周内回复。”该社工表示,当然社工姐姐日常的工作远远不止这些,负责该项目的社工都是利用午休时间给孩子们回信。

  “有些孩子会反反复复来信,我们会评估是否有其他需要,如会从信件中找出有相同需求的孩子,开展互动小组,如知心姐姐见面会等形式,既能回应这部分孩子的需求,还能吸纳他们成为驻校工作的小助手。”

  此外,社工们还透过信件挖掘并开展个案辅导20多例,在青春期心理教育、人际交往、新生适应、校园暴力等问题方面为学生提供辅导服务,开展自我认识、自信心培养等各类兴趣小组,发掘学生的潜能,促进学生更好地发展。

  来信梳理:倾诉成长烦恼 分享日常感悟

  现在,每周半天的驻校服务已成为平安小学和锦阳小学小学生每周最大的期待之一,“社工姐姐”的全心倾听让学生对她们充满信任,“社工姐姐”不在学校时,学生们会通过写信的方式倾诉烦恼。

  该社工表示,通过对1500多封来信的分类和梳理,发现小学生们咨询的问题主要集中在父母关系与异地读书适应性、朋辈关系、家庭教育、青春期困惑等方面。“也有小学生好奇心很强,提出了‘有外星人吗’类似的问题。”

  “在我们收到的来信中,不少孩子并不是来寻求帮助,而是为了倾诉与分享。”该社工表示,比如一位孩子讲述自家养了一条小狗,名字叫“小黄”,另一位孩子则在信中询问社工姐姐“生活的地方是怎样的”“能不能到我家里玩”等问题,这些问题让社工们感到暖心,因为孩子们把她们当成了无话不说的知心朋友。

  此外,还有孩子讲述成长中的孤独感与思考。例如,一位外来工孩子写道:“我从二年级来到这个学校,一进班级,满满都是陌生人……从前的我,就像一粒沙,永远融不进这个班级。”这样的思考让社工姐姐们既高兴,也有些担忧,“我们需要做的很多,特别是对于这些外来工子女该如何融于城市,让他们多一分安全感、归属感,在让他们在同一片蓝天下与城市孩子一样拥有同样快乐、幸福的童年时光。”

  来信选摘

  尊敬的姐姐:最近,一个非常要好的同学过生日,他约同学去他家,我答应了,但爸妈坚决反对,我就没去成。这件事后,和我要好的同学渐渐和我疏远了,我心里难过,我该怎么办?

  亲爱的社工姐姐:我现在要练字,我的爸爸说我的字写得很丑,可是,可乐姐姐还说我的字写得很好看。我爸爸给我买了两本字帖,我看我永远都不可能会写全的。唉,小学生也有压力。(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张婉清
 
 
地方文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