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明评论_广州文明网

 

广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为乡愁找一个安身之所
发表时间:2019-01-21 来源: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日前,云南省安宁市青龙街道建成云南省首家乡愁图书馆。乡愁图书馆由青龙学校老校址闲置教室改造而成,在建造过程中充分利用已有资源,将传承与创新紧密结合,重点突出乡愁元素。 

  利用公共文化设施,给乡愁一个安身之所,云南这个乡愁图书馆有创意。 

  乡愁存在空间与时间两个维度,或者说,空间变化与时间移动都会制造并强化乡愁。空间而言,离开了故土的人,对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有着永生无法割舍的情怀,有着浓得化不开的乡愁,且离开越久远乡愁越浓烈;时间而言,随着时间推移,乡村的生产场景与生活方式不断发生着变化,逝去的一切,其实并未走远,存留于乡亲心中,化为乡愁,有待余生慢慢品咂。 

  乡愁是一种由记忆触发的情感,如村庄过去的人、事和实物。其中,实物是触发记忆、安放乡愁的最佳物质载体。譬如,老农在不意间发现一个早已退出历史舞台的旧农具,过去那段曾亲历的农耕历史立马被勾起,实物就是触发乡愁的激发器、催化剂。因此,设立乡愁图书馆、乡愁博物馆、村史文化馆等公共文化设施,给乡愁一个安身之所,显得十分必要且迫切。 

  弹指一挥间,改革开放至今已超过40年,这数十年间,中国遭遇了千年未遇之大变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城市如此,乡村亦然——薪火相传数千年的传统生产方式被现代农业所取代,传统农村生活方式被小康生活所置换。农民脱贫致富,过上好日子,当然是一件大好事,但是,农耕文化正在式微,让乡愁无处安身,也让人忧心。别说城市年轻人,就算出生在农村,年轻一辈也与农耕文化渐行渐远了。 

  曾经有一则新闻说,十多年来,我国古村落减少超过90万个。古村落会消亡,老物件也是如此,一不留心就不见了。比如,经历过“票证时代”的人,说起当年来头头是道,要是问他们家里还有没有留存那些旧票证,则多半摇头。所以,现在还征集那些写满乡愁的老物件还不算晚,也不太难,谁家都有几件,越往后就越困难。可喜的是,个别有识之士已经行动起来。如重庆一位年逾七旬的老人刘映升,收集了数百种、上千件与巴渝农耕文化相关的农具、生活器具、匠人工具,建起一个巴渝农耕博物馆,受到各方赞许。 

  个人能力毕竟有限,公共文化更有实力。无论是资助个人,还是独力建设,公共文化在乡愁文化设施建设上,都应该有更大的担当与作为。(练洪洋)

责任编辑:张婉清
 
 
地方文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