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广州_中国文明网广州站

 

广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广府年味十足 能拍的实在太多
发表时间:2017-02-07 来源: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对于老广而言,广府年味是什么?与其回味,不如马上拿起相机把它记录下来!

  寻年味,流连大街小巷中

  今年荔湾水上花市首次邀请了肇庆德庆县武垄镇雄鸡舞蹈表演团前来助阵,吸引了大批“长枪短炮”。“这张照片其实拍得比较急。”梁洁红回忆,当时雄鸡舞已经结束,人群里有一位阿姨跑到雄鸡面前,想给他们一颗糖,梁洁红抓住这个时机俯身拍下了这一瞬间。

荔湾水上花市打响今年花市头炮 作者:梁洁红

  梁洁红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家就住在文德路。她说,其实往年过年期间,她一般都会外出旅游,但从今年开始她尝试留在广州过年,发现广州年味十足,能拍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其实我学摄影只有几年,并不是很专业。”梁洁红坦言,但一腔热情的她这个春节经常拿着相机流连于羊城大街小巷中,一德路的年货集散地、荔湾水上花市、西湖花市……都是她寻找年味常去的地方。“春节期间几乎每天都有拍照,特别充实。”经过了这个春节的体验后,梁洁红决定以后都留在广州过年,“广州年味比我想象中浓很多,留在广州过年每天都很有意思。”

  今年春节,羊城哪里的年味最浓?“我觉得是越秀!”梁洁红说,越秀年味对她的影响特别深,“还记得第一届广府庙会在城隍庙,我还去那里工作。越秀过年期间也会搞很多展览和活动,只要我知道的,都会去参加,寻广府年味这个比赛就是其中之一。”

《放烟花》 作者:石建华

  广府年味 旧事新说不逛花市 不算过年

  每张描述花市的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人潮涌涌。正如广州市民陈冲相机下的荔湾花市开幕首日,荔湾路张灯结彩,花海人海,一派喜气洋洋。又如市民袁鉅濓拍摄的西湖路花市,塔楼光彩夺目,但更为壮观的是如潮的游人,感觉一旦停下来,马上就会被卷入人流漩涡。

《凤舞越秀》 作者:胡建军

  在广州过年,花市不叫“逛”,叫“挤”,因为一旦进入花市,你往往是被人流推着走。正如李宗仁之妻李秀文在《我与李宗仁》一书中回忆民国时期的广州花市说:“花市真可谓人山人海,只好一个挨着一个,也由不得你行或不行,只能随着人流向前拥去。”时隔数十年,90后广州仔阿豪回忆起近年来的花市盛况依旧深有同感。好几年前,还是高中生的他与一群同学在西湖花市摆摊卖风车。他们从西湖路一侧的路口拿着风车想走到十米开外的档口,用了将近十分钟。

《塔影人湖》 作者:袁鉅濓

  广州人为什么那么爱逛花市?这说起来还真有一段很长的历史渊源。

  广州花市到底形成于何时,现在已很难考究。有人说早在一千年前的南汉,现今海珠区庄头村就以种素馨花出名。花农采集了鲜花,送到五仙门码头去卖。南宋的《岭外代答》就有记载。到了明末清初,著名学者、诗人屈大均在《广东新语》里就曾写道:“花市,在广州七门,所卖只素馨花,而无别花。”据说,当时,从花田运往城区出售的素馨花,每日不下数百担。

  真正的除夕花市,据说形成于光绪年间。张心泰在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所写《粤游小识》中说:“每届年暮,广州城内卖吊钟与水仙花成市,如云如霞,大家小户,售供坐几,以娱岁华。”当时的花市只在双门底上下街(今北京路附近),上街卖吊钟、桃花为主,下街卖水仙为主。开市时间由农历十二月二十四日小年夜起,至除夕。到民国时期,花市的开市时间,改为由农历十二月二十八日至除夕深夜,这个民俗也一直沿袭至今。

  广州有一首童谣叫“卖懒”,其中有句歌词:“卖懒卖懒,卖到年卅晚,谁要买懒?人懒,我不懒!”广州人对花街有特殊的情感,认为除夕出门行花街的人明年不会偷懒,尤其是小孩子,更要在这天出去卖懒,以求在新的一年勤勤恳恳。广州人逛花市的习俗也就逐渐培养起来。

  广州人对花市的狂热甚至可以达到用生命来逛花市的程度。据说,抗战时期,广州仍旧举办“除夕花市”。有人回忆,那时天天有日本飞机在天上飞,随时有扔炸弹的可能,但市民还是照逛花市不误。

  近年来,随着时代发展,花市也开始变得多元化,除了花之外,不少年轻人也会在花市里卖风车以及各种工艺品等。花市已成为新时期花城广州一张崭新的名片。

责任编辑:张婉清
 
 
地方文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