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众意愿_中国文明网广州站

 

广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清明,远隔千山万水的追忆
发表时间:2017-04-01 来源: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每逢清明节,心底总会有一丝异样,难以言说,却如鲠在喉。这时节,北国仍是寒风凛冽,岭南却早已春风化雨,细露绵绵。

  想来自走入象牙塔,距今已经十多年了,不过仍是很佩服自己当年北雁南飞的决心。凭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倔强,大学毕业前夕竟也误打误撞一路杀到到某中央垂直机关的面试环节。犹记得公务员国考特立独行的惯例,总是会让你带着笔试过关的兴奋劲回家过年,然后承载着亲朋好友的殷切希望和美好祝福踏上面试征途。然而那年春节,却成为我人生中颇具意义的节点。

  大年初三,父亲急症入院,在一系列的抢救与手术之后,初六那天,他躺在ICU的病床上静静离开了我。

  彷佛冥冥之中早有伏笔,尽管那个年纪的自己正处于狂妄自大的阶段,总以为自己的高瞻远瞩是父亲难以理解的,但那个春节我与他聊了很多,经常两个人不知不觉聊到深夜,这在以往是极不寻常的。聊未来,聊当下,他忆当初,我梦将来,他轻声叹息遗憾当年的鼠目寸光,我两眼放光展望来年的鱼跃龙门。总而言之的结果就是他告诫我一定要坚决走自己的路,放开手脚大胆闯荡,不要受家族里那些目光短浅之流的影响和牵绊。我在之后的回忆中曾涕零感慨,父亲与我之间男人般的对话和托付才刚刚开始,却又不得不永远终止。羽翼渐丰的自己刚刚准备接过父亲的嘱咐,却又因为阴阳两隔,使得自己连承诺都变得迷茫。

  父亲从那年起就睡在了山上,那里有莫可名状的图腾雕像,有望而生敬的佛像,也有长眠于此的邻居,青山起伏,薄雾笼罩。他年轻时随部队北上南下,转业后也投身工作不曾停歇,不过这次,他可以安静的休息一阵了。“乌啼鹊噪昏乔木,清明寒食谁家哭。风吹旷野纸钱飞,古墓垒垒春草绿。”白居易的诗句清晰勾勒出清明时节的轮廓,那两年每逢清明,灰蒙蒙的青雾降下来的时候,我都会到山上跟他说说话,喝喝酒,等到人群散去,我总会歇斯底里地呐喊,撕心裂肺地哭泣,回到家也总会在梦里大喊大叫。

  年后,我用一双红肿的眼睛茫然的望着考官,面试不出意料的名落孙山。那几个月身体状况极差,不规律的作息一点点挖空我的元气,经常睡梦中被噩梦惊醒,满身冷汗,不知所措,只能靠一支接一支地抽烟来麻痹,抽到头痛,抽到干呕,继而再次沉沉睡去。在北方度过了很奇怪的一段时间:全家人在刻意营造一种其乐融融的和谐感,可是我难以接受,我宁愿冷冻。愈温暖,愈伤悲。

  “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死生别离处。冥冥重泉哭不闻,萧萧暮雨人归去。”之后的清明节,我都在广州度过,遥望几千公里外的故乡,内心的波澜虽说早已风平浪静,但当年的回忆却愈发清晰。很难说得清不愿赶回老家的原因,我想,也许逃避的是那萧瑟冷清的寒意和异样心酸的温暖。伴着清明节丝絮般坠落的细雨,父亲的影像在脑海里渐渐模糊,我在不断为自己、为家庭拼搏的途中,始终随身携带他的照片,但从未拿出来细看。诚然,“父亲一直在我身边”的宽慰才是鼓舞着我保持坚强的动力,他的话语萦绕耳旁,这信念历久弥新,指引着我砥砺前行。(海珠区李蔷)

责任编辑:冯绮雯
 
 
地方文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