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众意愿_中国文明网广州站

 

广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父亲的三份“遗产”
发表时间:2017-08-11 来源: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时常会想到已经去世多年的父亲,特别是在每年的清明、父亲的忌日以及父亲节来临时,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父亲的音容笑貌,久久无法散去。沉浸在对父亲的思念中,我不由自主地联想到父亲给我留下的三份珍贵“遗产”。

  父亲的第一份“遗产”,是他常挂在嘴边的那句口头禅:“要干,就认真干,干出点样子来”。父亲年轻时当民警,后来调到劳改单位当管教,再后来成为下放干部,最后一站是到国营农场工作。无论是在哪里,他都做事认真,凭着一份认真实干得到上上下下的肯定。

  1988年春节前,父亲调到农场经营肉类和水产冷冻产品的冷冻厂当厂长。那时,厂里的产品都卖到江浙一带,但收不上来款,职工怨声载道,无心做事,都等着发工资过年。为了追回欠款,父亲带上母亲给他蒸的一笼馒头,就前往无锡要账。

  在春节的前一天晚上,父亲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衣服一层层脱下,将贴身捆绑着的五万元现金拿了出来。母亲又惊又喜,说,你还真要回来钱了。父亲说,只有不认真做事的人,哪有要不回来的账!母亲抱怨,你好大胆子,带这么现金在身上,要是被坏人盯上了,不怕把命送掉?父亲说,没办法,是说要打款的,但我怕他们又玩花样,厂里都等着发工资过年呢。

  在父亲的带动下,过完春节,厂里派出几拔人去追欠款,将陈年老账基本都追了回来,一个濒临倒闭的厂终于起死回生。面对大家的夸奖,父亲说:“要干,就认真干,干出点样子来!”

  这句话后来成为父亲的口头禅,在我参加工作后,他对我说过无数次。我也常用这句话来激励自己,无论身处何种环境,做什么样的工作,都抱着“干出点样子来”的想法,全力以赴,力争做好。

  父亲的第二份“遗产”,是他和我的那次争执。有一年,农场的一位主要领导听说父亲要去上海出差,就拿过来一块旧表,说他老婆的宝石花手表坏了,找不到修的地方,让父亲去上海顺便帮忙修一下。那时,上海的宝石花手表和天津的永久自行车一样,都是非常流行的时尚货。父亲答应了,去了上海便四处找人修表。结果所有的人都说,这块表已毁损严重,无法再修了。回来后,父亲将旧表还给那位领导表示无法再修时,那位领导一脸的愠色。

  后来,那领导在一次酒桌上说了真话,他根本不是要修表,而是想考验一下父亲会不会办事,值不值得培养。言下之意就是想让父亲买一块新表给他。话传到父亲这里,父亲说:“那种表好几百块呢,他没说给我钱买啊!”母亲抱怨父亲:“你做人就是太实在,你随便开张发票,在你单位账上出了不就行了。”父亲发了火,那怎么行,公家是公家的,私人是私人的,怎么能混为一谈?想犯错误吗?

  果然,这件事过后,父亲在机构改革中就成了富余干部而提前退休。我那时还在福建的一所中专学校教书,听说了这事,便打电话问母亲,父亲离退休还有好几年,怎么就退下来了?母亲说,哪有他那样的人,榆木疙瘩一个。母亲说了父亲修表的事,重重叹了口气,说:“不怪别人的,不光是这事,其他领导家里来个人要招待,让他去拿点牛肉、鱼片、虾仁什么的,他都让人开票交钱,把场里的领导都得罪光了,不下台那倒是怪事了。”

  于是,我让父亲听电话,责备说,你那么认真做什么?都是公家的东西,拿点,用点又不用你掏腰包。父亲说,这个厂现在还在亏本,大家都这样弄,把厂子搞败了,怎么向国家交差?

  见父亲如此顽固,我给他讲了几件社会上捞国家钱财的人和事给他听,意图来开导他,哪料想,父亲打断我,语气严肃地说,小四(我在家排行老四),你这是老师说的话?你这样的思想不怕把学生教坏了?我也火了,说,我的思想很正常,是你思想落伍了,才会少见多怪!父亲听后吼了起来,小四,你给我滚回来,别误人子弟了。我告诉你,做人一定要有底线,如果不能做一个正直的人,读再多的书也没用。现在贪污腐败的人是不少,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有人收拾他们的……

  这次争执给我的震动很大,我对自己那些不健康的想法开始惭愧起来。去年的清明,我和母亲还聊起这件事。母亲说,你父亲虽然是实心眼,但他还是对的,这几年,不正是在收拾这些人嘛。只可惜他命短,没能看到这一天。

  父亲的第三份“遗产”,是他藏在老家卧室天花板上的那个公文包。1999年6月29日,父亲因为患脑溢血猝然长逝,年仅五十八岁。安葬好父亲,在陪母亲小住的几天时间里,我发现房子有点漏雨,便架个梯子上去察看,结果在父亲卧室的天花板上面发现一个黑色的公文包。我将包打开,里面是信封包裹的一叠人民币,约11000元,还有一张纸条,上面是父亲写的字:小四结婚钱。看到这张字条,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在福建当老师时,我的工资非常低。而母亲总是打电话叮嘱我存钱,以便将来结婚用。有一次,她特地告诉我,你父亲说的,你以后结婚家里没一分钱支持你,你必须自己攒钱结婚。父亲在家里向来说一不二,其实,家里的经济情况我也很清楚,所以根本也没指望家里能在我结婚时帮些什么。但我没有想到,父亲平时省吃俭用,居然为我留下了这样一笔“巨款”。母亲说,他连我都瞒着,是想让你能够自立啊!

  我记着父亲的苦心,一直很自立。2003年,我在花都买房,为了少点按揭,我原本想让家里人帮我借点钱,但想到父亲藏在天花板的公文包和他的那份良苦用心,我便对妻子说,凡事靠自己,我们年轻,多还点利息也无妨。

  父亲去世已经整整十八年了,在物质上没有留下什么,但给我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遗产,那就是教会了我做事认真担当,为人正直坦荡,生活自立自强。这些精神,犹如父亲的基因流淌在我的血脉里,让我在人生的道路上时时感念,屡屡受益。(花都区 刘全武)

责任编辑:冯绮雯
 
 
地方文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