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众意愿_中国文明网广州站

 

广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白露时节诉乡愁
发表时间:2017-09-18 来源: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时序走进九月,岭南地区虽然气温并无明显转凉,但天空却愈加明媚通透,褪去燥热的夜晚会有凉风入梦。北雁南飞,叶沾露水,二十四节气之一的“白露”已经过半。在众多时令节气中,我唯独钟情于白露。

  每日历上出现“今日白露”时,我总会不经意间想到“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诗句。白露是农历九月的第一个节气。《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八月节,秋属金,金色白,阴气渐重,露凝而白也。”我国古代将白露分为三候:“一候鸿雁来;二候玄鸟归;三候群鸟养羞。”意旨白露节气正是鸿雁与燕子等候鸟南飞避寒的时节,可见白露是天气转凉的象征。“白露”过后,清晨的露水会随着气温的下降日益加厚,凝结成一层白白的水滴,那是自然与植物的水乳交融,是生命和时空的交替轮回。

  白露是令人思乡的时节,日渐浓重的凉意不免让人心生无边的思绪。曹丕有诗云:“漫漫秋水长,烈烈北风凉。辗转不能寐,披衣起彷徨。彷徨忽已久,白露沾我裳。俯视清水波,仰看明月光。”比秋意更直透人心的是那份思念,是无限的乡愁。时间流逝虽然悄无声息,千年前的诗意也已沉淀在浩瀚的历史长河,然而随着秋风一起,千年的诗意便依旧从千年前的流光里悄然而至。

  我的家乡在塞北草原,那里四季分明,天空悠远又辽阔,此时塞北高原的上空定是大片的鱼鳞云依次排向远方,深邃幽蓝的天空会带走烦恼。每当这个季节来临,我总喜欢抬头凝望天空,望着匆匆而过的鱼鳞云,目送着它们飘向远方,然而这样的场景在我离乡读书之后就不曾有过了。当我收拾好行囊,踏出家门开始异乡求学地那一刻,就注定从此以后,家乡再无春秋,只剩冬夏,多彩绚丽的秋天就只停留在记忆中。

  秋天的塞外,是一片金黄的景象,一望无际的草原和森林褪去盛夏的绿色,披上一层金色的外衣。此时日照时间虽然已经缩短,但是夕阳西下时带给大地的是一种安详的温暖,而我最喜欢的就是追逐夕阳中被拉长的自己的身影。孩童时期在放学路上与小伙伴的追逐和雀跃,伴随着秋日里的暖阳,成为挥之不去的记忆。家中院子里的秋千,被深秋里的雨水冲刷得很干净,在雨后的秋风中悠然摇摆着。秋雨过后的清晨,寒意更加明显,此时母亲的厨房便成了最温暖地场所,厨房的玻璃已挂上一层蒸汽,每每这个时候,我总是喜欢在上面画画,最容易画的莫过于是一串串小脚丫。然而多年后当我独自坐在异乡城市的夕阳中,回忆起这一场景时,才明白那些小小的足迹也是我之后的成长之路。

  在秋天的乡间小路上,路边有很多随风摇曳的狗尾巴草,那是我儿时的“忘忧草”。狗尾巴草,顾名思义,因其形状像毛茸茸的狗尾巴而得名。我很喜欢在傍晚时分跟着祖父外出散步,夕阳余晖中祖父牵着我的小手走在乡间小路上,而我的另一手总是不忘去采路边的狗尾巴,同时还会向祖父炫耀我采摘的成果,那时我的快乐和风中的狗尾巴草一样,在夕阳中闪着熠熠的光芒。

  我总会经常想起故乡的落日黄昏,想起家中的老宅。斜阳照在斑驳的窗棂上,温暖而沉静;烟囱里的袅袅炊烟,为秋日的黄昏,增添了静谧和安详。离开故乡十余载,这诗画般的一幕只能无数次在梦中萦绕。几日前在下班路上打电话给母亲,跟往常一样聊着家常,不经意间抬头望见夕阳下的晚霞,突然之间有一种倦鸟归巢的感觉。电话中我停顿了几秒之后对母亲说:“妈,国庆假期我要回家……”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今天已是农历七月二十八,距中秋节仅有半月之余。故乡的秋天我已多年未见,愿你依如记忆中的模样,待我归来。(天河区 范玉光)

责任编辑:冯绮雯
 
 
地方文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