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众意愿_中国文明网广州站

 

广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老团长的“百岁群”
发表时间:2017-11-08 来源: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微信群一般为年轻人的玩意儿,想不到我的老团长,八十有六的谭老团长也玩起了微信,而且还亲自当起了群主,想起来挺有意思。 

  有一天,我正在微信中闲逛,突然被一位战友将我拉进了一个陌生群,抬眼一看,“百岁群”三个大字赫然在目。心想,这个百岁群会不会又是骗人钱财的把戏呀?因为这样的把戏太多了。我正准备退出,战友又来信了,千万莫退,这个群可是老团长谭老爷子亲自创办的群啊。 

  听说是谭团长创办的群,哪还敢退呀。一看群主头像,还真是我的老团长那慈祥的笑脸;再看群友,基本都是老团长的老部下,有些是我认识的战友,有些是我不认识的前辈,除我和少数几位还在工作岗位奋斗外,其余同志都在享受幸福晚年了。 

  谭团长是我在连队当技术员时的团长,是位离休老干部,解放前参军入伍,经历过战火洗礼,先后从战士升为某水陆坦克团团长,最后在广州军区司令部文化学校校长的位置上离休,所以现在有些人叫老团长为谭校长,那是他的学生,而叫谭团长的则是他的部下,我就是他的老部下。 

  谭团长虽为军事干部,但为人和气,性格好,爱护下属,深得部下喜爱,在战友中享有崇高威望。老团长离休后住在军队干休所,虽然干休所条件很好,可他最开心的还是和战友在一起的美好时光,特别是每年一次的水陆团战友会他是必到的。 

  水陆团存在时间不长,1976年组建,1985年解散,前后仅十年时间,虽然存在时间不长,但这支部队却有着辉煌的战功,她曾是中越自卫反击战的一把尖刀,在水口方向强渡界河,猛攻敌阵,杀得敌人鬼哭狼嚎,为反击战的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先后有288名官兵荣立战功,同时也有42名战友长眠在边疆,为国家安宁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我没有赶上那场战争,我没有生死战友的真实体验,但我从老团长和他部下每年的聚会中,深深地感受了这血与火的真情。每次战友聚会,老团长从不缺席,但老团长很少讲话,即便非要他讲话,也是很短的祝福语,说得最多的就是聚会要年年搞,他说他年事已高,和战友聚一次不容易,活一年就要看到战友一年,说到战友们心里酸酸的,这也是水陆团战友会每年必办的动力和原因之一。 

  敬酒是老团长每年聚会的规定动作。敬酒开始时,他总会笑眯眯地带着老班子的首长们,一个桌子一个桌子转,一个战友一个战友敬,一个兄弟一个兄弟聊,此情此景唯有军人、特别是生死军人才可呈现。 

  老团长今年虽然八十有六,记忆也不如从前,可有关他的战友、他的老部下,他却记得清清楚楚,就连我这个他手下曾经的小兵也记得清清楚楚。我曾想考考老首长的记性,给老团长敬酒时问他当时我在他手下干什么?老团长眯起眼睛大声说道,你还能干啥?小技术员呗。说得一桌人哈哈大笑。 

  战友聚会只能一年一次,毕竟战友们远隔千山万水,加之都上了年纪,平时想见也不容易。于是,老团长向年轻人学习,开始玩微信,在微信上和战友聊天,后来还觉不过瘾,干脆自己组建了一个战友群玩玩。 

  关于群名的选择,老团长也有过一番思考,他说水陆团的兄弟们都差不多到了退休年龄,现在感谢国家和政府让大家衣食不愁,再谈工作赚钱已经失去了意义,唯一的想法就是希望大家多活几年,人人长寿,人人活过一百岁,这就是“百岁群”群名的由来和老团长的希望。 

  老团长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老团长今年已经86岁了,整天乐呵呵,每年到处旅游会战友,平时在市里活动,经常是自己挤公交,搭地铁,忘记了岁月,忘记了年龄,越活越年轻,现在陌生人见到他,谁都不会觉得他已是80多岁高龄的人了,还以为刚退休不久呢。 

  更喜的是老团长现在有了新的“工作”,那就是每天要经营他的“百岁群”。每天早上六点,老团长就会在群内向大家问好,看大家起床没;白天,会为战友们发些养生的知识,或者和战友一起回忆过去的岁月;晚上十点前,老团长会准时向大家问好,祝大家晚安。这一早一晚的问候和祝福,老团长从未忘记过,这让我们这些晚辈很受感动,同时也警示我们要向他学习,早起早睡,保重身体,与老团长一同向百岁高峰攀登!(花都区 刘武松) 

责任编辑:冯绮雯
 
 
地方文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