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众意愿_广州文明网

 

广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看古人,割一把夏天的清凉
发表时间:2018-09-26 来源: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青韭成行,拿弯镰,割一把绿,炒成一盘青韭炒蛋,满口春天的味道。

  春天易割。割蕨菜、地米、韭黄,割鲜嫩的草喂牛、喂羊,喂它们清水荡漾的眼眸。割春风几缕,送风筝扶摇,儿童爽朗的笑意,从青草末梢,飘荡天宇。割清晨的鸟鸣,割布谷鸟嘴边滴落的低吟浅唱,送给疲惫的旅人,喂养他们的牵挂、惦念。割,在春天,诗意盎然。

  夏天也可以割。割麦子,割满眼的金黄。割前庭的杏子,拿陈酿的酒腌制,可以吃出几篇滴着咸汗的文章。割池塘的荷花,插入清水的瓶子,摆于后院,闻香,观赏,颇有几分清韵。“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看来,黄鹂声声也是可以割的。整个夏天,都可以割头顶豆大的汗珠,可惜抬头仰望,割不下火辣辣的太阳。

  古人写夏天的诗词,都是唤风唤雨的,期待着割一把夏天的清凉。“风蒲猎猎小池塘。过雨荷花满院香。沈李浮瓜冰雪凉。竹方床。针线慵拈午梦长。”宋人李重元的词,本是描写夏天,可是风、雨、冰、雪齐齐上阵,连竹床也搬了出来,看来,他怕夏天,热得够呛。

  平民百姓难,古代的王室却自有消暑的秘方。三九隆冬,寒冰藏于山洞地窖,到炎夏,搬到宫廷内院,挡热风热浪,自然清凉不在话下。还有“铜冰鉴”,这可是古代的冰箱,“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在里面冰上一点酒,待到炎炎夏日饮用,岂不快哉!兴许你不信,达官贵人还有雪糕吃。《齐民要术》中就有记载:在冬天做成如乳糖一般的酥、酪,像一个巨大的奶油蛋糕,到夏天加了冰再吃。看来古人玩起来,丝毫不逊于今人。

  文人士子的纳凉,有几分雅兴。钻入竹林,这是魏晋名士常做的事,他们弹琴复长啸,饮酒作乐,好不快活,也挡住了炎炎的热。宋代画家燕文贵的《纳凉观瀑图》中,就有一人也算脱了半个精光,坐于凉亭下,观飞瀑帘帘,纳凉解暑。当然,八大山人不拘小节,古代文人士子,倒是不敢如此放荡,钻竹林是有的,但是断不敢脱得精光。

  亲水,成了割一把夏天清凉的主要方式。南宋吴自牧的《梦粱录》卷四“六月”中,就记载了杭州人纳凉的胜景:是日湖中画舫,俱舣堤边,纳凉避暑。清代《清嘉录》中,也有“乘风凉”条称:纳凉,谓之乘风凉。或泊之胥门万年桥洞,或舣棹虎阜十字洋边,或分集琳宫梵字水窗冰榭,随意流连……

  普通老百姓要割一把夏天的清凉,则是搬竹床、拿蒲扇。贫穷者,就跑到大树下、山洞里、阴凉处。亲水也行,但是指望着画舫游船只上,听荷风阵阵,那是白日做梦。跑到江河湖泊里洗洗就睡,倒是行得通。只不过,地当床,天做被,如果忍得住蚊虫叮咬,有夏夜凉风习习,也是一件纳凉的浪漫之事了。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割一把夏天的清凉,关键靠一份好心态。不知是唐代哪年夏天,人们热得到处找避暑胜地,“人人避暑走如狂”。白居易却有一份好心态,“独有禅师不出房”,看来他是懂得“心静自然凉”的。

  心安静,自清凉。

  或许,这是割一把夏天清凉最简单、也最有效的方法。(白云区 周世恩)

责任编辑:冯绮雯
 
 
地方文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