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众意愿_广州文明网

 

广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流花
发表时间:2018-09-26 来源:

分享到:

  一张广州的地图,你完全可以把它读成一部耐人寻味的诗集。流花,是这部诗集里婉约派的一首小词,而较场路,也许是属于豪放派的。

  记得还没有来广州谋生之前,流花是我比较熟悉的一个名字。“道由白云尽,春与青溪长。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料想这里曾经是一个落英缤纷,芳草鲜美之处。后来才知道,现实中的“流花”,一度是广州最杂乱的地区之一,不过经过了数年的整治,如今已是一个商业繁荣、车水马龙之地。

  记得有一年初夏,傍晚时分,我恰好路过流花路,步行在流花湖公园北面的浓荫小路。放眼之处,路旁的古榕树遮蔽了半边天空,嫩黄的、浅绿的新叶缝隙之中,几缕阳光从西边斜斜透入,照在我的脚下。行人不多,车辆也不多,一下子觉得,这是广州闹市中一个难得的静谧之处,也许这才是真正的流花吧。

  广州很多地名,都像流花一样充满诗意,给人留下遐想的空间。芳村,以前也许是荒村,是市郊,现在已经是一个以花鸟虫鱼为主、茶香浓郁的休闲之所;晓港,并不是海港,却让人似乎听到那渔舟或汽笛的声音;白鹅潭,以前曾经是农民放养家禽的地方,现在这个名字已经跟月亮、烟花、白帆船联系在一起了;天河,有广州最早的军用机场,可见过去也是郊区偏远之处,现在却是广州最繁华的地段。

  桑田沧海,世事变迁,只有这些洋溢着自然气息的名字提醒了我们,这里曾经回荡着田园牧歌。

  现在的城市,都流行“楼盘语文”,于是在我们的地图里,一下子冒出了许多新鲜名字,给我们寄居的地方增添了勃勃生机和开放气息。古典派的“榕岸”,现代派的“花生”……都让人耳目一新。虽然,现在很多楼盘的名字,在地名委员会核定的正式名字中并不入列,例如“罗马家园”,正式地名只能用“海珠花园”来代替。政府担心的是,一旦让这些洋地名大举进军广州,多年以后,我们也许不知置身何处。不过,百姓就喜欢“罗马家园”,而不喜欢“海珠花园”——去不了罗马,从自己的住址里想象一下它的典雅,也是好的。

  相对于楼盘名字里那些雕琢的美,广州那些原始的地名,却是更加值得珍视的。一个好的地名,雅,要雅到如高山流水般纤尘不染;俗,要像杨柳青的年画一样,大红大紫,淋漓尽致。那些洋溢着时间价值的古老地名,大多都满足这两项要求。例如瘦狗岭、长寿路、浆栏街……记得前几年有街坊提议为“瘦狗岭”改名,引起不小社会争议,当然提议很快就被否决了。据说,瘦狗岭得名的原因是山岭状似瘦狗,传说明末广东才子伦文叙一举中得状元后,有人散布谣言称瘦狗岭风水欠佳,对朝廷不利,导致清朝初年皇帝一度下令出动炮火轰打这座无辜的小山,以阻断它的风水。直至现在,这些往事仍然为老广州们津津乐道。

  就是这些俗不可耐,被一些人视若敝履的名字,至今仍然是这座城市盎然诗意的一部分。康德说:“美是先验的。”李泽厚说:“美的深处,蕴藏着我们的文化心理结构,那是一种历史的积淀,是我们祖先留下的DNA。”其实,广州乃至整个广东都有不少地名洋溢着岭南农耕文化浸润下的古朴文化气息。例如“深圳”,在粤语中是田野里一条深深的小溪流、小沟,这是一条孕育着无数人童年以及珠江三角洲水乡文化的小溪。

  拿着这张广州地图,尽管窗外是遮天蔽日的钢筋水泥,烟尘滚滚的车水马龙,心里应该也是充满诗意的。栖居其中,这也是一种幸运。(黄埔区 伍健文)

责任编辑:林 华英
 
 
地方文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