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众意愿_广州文明网

 

广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忘不掉的广州味道
发表时间:2018-12-19 来源: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我是上个世纪踩着七十年代尾巴出生的一代人,与改革开放“同龄”。“广州”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我印象中,是酸的。像柠檬的酸,回想当年事,至今仍觉牙都是酸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广州开改革开放风气之先,留给大多数中国人的印象恐怕都是喇叭裤和牛仔裤。但对于七八岁的孩子而言,这些花俏的服饰都不如千里迢迢从广州而来的美食。7岁那年的冬天,在广州做服装批发的邻居阿姨,从羊城给我捎回去的礼物,是两颗黄橙橙的柠檬。 

  喝着黄河水长大的中原孩子,第一次见到这种以往只在书本上“闻”其名的南方水果。捧着手上拿两颗稀奇的柠檬,闻着那沁人心脾的清香,不由对传闻中四季有花,食在广州的羊城心生向往。 

  没见过柠檬,自然不知道怎么吃。阿姨临走时只说可以泡水,她前脚刚走,心急的我马上找来杯子,把一整个柠檬切成几块,就着保温壶里的热水泡了起来。眼巴巴等水稍凉,赶紧吞下一大口。 

  哇!酸! 

  眼泪都出来了。这可怎么吃?难道是方法不对?丢掉自然可惜,老妈上阵决定放在锅里煮,但越煮越酸涩,最后根本无法入口,只能弃之。剩下那个柠檬,再没人敢吃,只能摆在家里,伴着独特的芳香经历了漫长的一冬。想来,那是我童年里第一次尝试“香薰”。 

  大学毕业后,来到广州工作、生活,转眼已17年。那时物流不发达,很多时令水果根本没法运到北方,我也是来了广州,才分清了荔枝和龙眼竟然是两种外表迥异,口感全然不同的水果。但在我二十二岁之前,这两样水果在我的头脑里是全然混作一谈。因为少年时,我吃到的荔枝、龙眼都是罐头里装的,剥了壳,去了核,泡在糖水里的白果肉,加之为数不超过三次的品尝机会,自然分不出两者间微妙而又相似的差异。 

  所以最初几年,每一次回乡探亲必定是塞得满满一大箱子腊肠、糕点这些广州味道,赶上水果丰收季回乡探亲,再沉再累,都要拎一大筐子荔枝、龙眼或砂糖橘,为的就是和亲人分享着独属于岭南的滋味。广州味道,是承载亲情与思念的最佳载体。 

  时代进步,世界变得扁平。以往新奇昂贵的时令佳果,如今反而比十几年前还要便宜,而且快递到家时似乎是前一天才刚刚采摘下来,叶尖上还带着岭南烟雨的湿润与清甜,绝对比“一骑红尘妃子笑”那历史红尘中八百里加急送来的荔枝,还要新鲜得多。    

  如今回乡,再不会是大箱小包,肩挑手扛。打开手机,算准日子,指尖一点,回到老家即可收到包裹。虽说这些广州味道河南也有,但探望亲友还是少不了带上点羊城“手信”,一是悠远的古风的礼尚往来,二来也是多年来在广州生活的淳厚习俗浸润。 

  广州味道,就这样,成为人生里忘不掉的记忆。(天河区 葳蕤)

责任编辑:冯绮雯
 
 
地方文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