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众意愿_广州文明网

 

广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军歌伴行三十年
发表时间:2018-12-20 来源: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我喜欢唱歌,尤喜唱军歌,虽然老是走调,可我还是一有机会就高歌不止,被战友们戏称军歌“专业户”。 

  我唱军歌有些年头了。记得我还是新兵时,班长为了发现“人才”,要我们10个新兵每人唱首歌。那天我清唱了电影《怒潮》里的主题曲《送别》,虽然唱得很一般,比其他唱情歌的战友差远了,可还是被我那喜欢军歌的班长大大地表扬了一通。末了,班长还训了那些唱情歌的战友一顿:“当兵的,要唱军歌,呓呓呀呀的干什么!”骂得那些战友个个成了苦瓜脸。 

  不久,新兵连要搞晚会,每个班要出节目,班长让我上,我没推辞,新兵都想表现自己,谁还会礼让呀?当晚我唱了首《战友之歌》,声音很高,掌声也不少,走下台时指导员赞许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兴奋得一个晚上没睡好。

  后来,我当了军官,唱军歌的机会就多了。我当过5年教导员,期间送别过几百名老战士。部队老兵复退工作是件很棘手的事,很多营连干部都怕做这项工作,稍有不慎就会出乱子,受批评,甚至受处分。 

  我当教导员时很注意利用军营文化拴住老战士的心,不但要求各连必须组织老兵欢送会,营里每年也都要集中全营老兵召开欢送会。每次欢送会,老战友都要我为他们唱一首《送战友》,我从未推辞,每次都用心去唱,经常是刚唱一半,老战友们就会围上来抱着我,边唱边哭,边哭边唱,所有的风风雨雨、恩恩怨怨都在歌声中烟消云散,留下的只有兄弟般的战友情谊。

  当满5年教导员后,我又平调到机关当了两年宣传科长。宣传科长是部队的文化担当,组织唱歌比赛是常事,有时还要组织一些大型文艺晚会。有次我们和交通局共同组织文艺晚会,领导还专门要我到广州请来了中国著名的歌唱家、号称世界第四男高音的戴玉强老师。 

  在外吃饭时,一高兴,戴老师清唱了一首意大利歌曲《我的太阳》,那声音真高啊,天花板都震动了,当然也引来了很多看客。戴老师唱完后,有首长说我的军歌唱得还不错,也要我来一首。 

  在大师面前,我哪敢开口啊。戴老师人很好,连说没事没事,唱唱听听。既然老师叫唱,我就唱了一首《当兵的人》,歌唱得一般,但声音不小,戴老师认真地听了,说这小高音还真不错,要是再年轻点还可培养。我知道这是戴老师安慰我的,不过心里还是暖洋洋的,毕竟和大师一起唱过歌。 

  当上旅政治部主任后,事多了,唱军歌的机会也少了些,但有时一高兴,也会在军地组织的文艺晚会,或者新兵联合晚会上高歌一曲。记得当时唱得最多的、最让我感动的是《想家的时候》,经常唱得新兵泪光闪闪,有时我也会抑制不住奔腾的感情,声音有些变调,可新战士的掌声却会更热烈,因为他们知道这个首长是真心对他们好。 

  2004年转业后,虽然脱了军衣,但我唱军歌的爱好丝毫没有改变。不能再为战士们唱了,只能另辟唱场。可找几个唱军歌的知己还真难,除了花果山等公园偶尔有些老同志唱唱军歌外,很少能听到军歌激昂的曲调。 

  正在我为难之时,有天有位战友专门给我打来电话,说是有好消息告诉我。一听,才知道他是要告诉我在网上有很多人唱军歌。我按照他的指引去网上查询,果然在新浪网UC聊天室里找到了名为“军人之家”的房间。好家伙,里面全是喜欢军歌的朋友,而且多数曾经是军人。从此,我就成了这里的常客。 

  除了在网上唱军歌,平时到歌厅我也是非军歌不唱,我的战友、部下和朋友都喜欢听我唱军歌,如果很久没听到,还会约我出去唱唱。他们说听了我的军歌,精气神都足了,不知是真是假,我想如果真是这样,那也是军歌的威力,并非我的功劳。 

  唱了三十多年的军歌,总觉得还不够。今生今世,我会永远唱下去,就是老了,唱不动了,我还会用心去听,因为我曾经是军人。军人离不开军旗,更离不开军歌。(花都区 刘武松)

责任编辑:冯绮雯
 
 
地方文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