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众意愿_广州文明网

 

广州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朋友也需常刷存在感
发表时间:2018-12-20 来源:广州文明网

分享到:

  人到了一定岁数,提起谁谁谁,对那人的长相、声音,都了然于胸,但话到嘴边,名字却叫不出来。 

  见面时更需演技,含含糊糊喊着似是而非的名字,故作熟悉哼哼哈哈了半天,貌似亲热无间,却心虚冒汗,得空忙问他人,这人是谁?圈子多了,朋友剧增,有时相互也需刷下存在感。 

  前段时间我天南海北不着调地云游,回来后同事说有我一份快递。打开快递后墨香扑面而来,是一本精致的新书――《志生阁之蛟龙劫》。作者是粤青创班的一位作家同学,笔名叫海的温度,是网络写手。面貌我大致还记得,短发,清秀,斯斯文文,不太爱说话,接触也不多。结业很久后有一次联系我说他出新书了,要邮寄一本给我,我自然恭喜一番。 

  纷纷扰扰的生活,很快就把这档子事给覆盖了。突然收到该同学的新书,我感到了一诺千金的可贵和温暖。 

  记得那次培训学习,仅一周时间,期间先是邻市地震,又来台风。还好大家大多都一课不落上完了,随后挥手告别,一头扎进人海,很多人可能再也没有交集了。六十余位同窗,最后剩下常联系的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 

  学生时代,从小学到大学,来来往往有多少朋友兄弟,但皆抵不住时间的滔天洪流,当初结义的誓言被冲得踉踉跄跄。毕业季时总觉得人生何处都相逢,真的等到一天重逢,大都物是人非。 

  因此,朋友之间,也需偶尔刷下存在感。一本书,一首歌,一声问候,一张旧照,都是温馨的礼物。感动之余,记住了彼此名字,友谊之树便悄然枝繁叶茂。如果一直不相往来,渐行渐远,再回首,就已云飞风起,树倒猢狲散。 

  钱钟书说,朋友有米,我需要朋友的米。朋友有钱,我需要朋友的钱。我需要真正的朋友,但我真正需要的不是朋友。一语中的。 

  岁月像一只巨大的筛子,时间的巨臂摇动着,泥沙俱下,去伪存真,筐底最后只剩下凝重饱满的颗粒。这些颗粒,就是沉甸甸的友情。用真诚播种友谊,适时刷下存在感,朋友二字会更有含金量。 

  我的朋友,在这恍若秋季的暖冬,你会是谁的惊喜存在?(黄埔区 王国省)

责任编辑:冯绮雯
 
 
地方文明网站